六月底出的这个本子,够窝忙活很久了,等他长大一点就能解开右手的封印,不知道那时候功力还能剩下几成(‾᷄꒫‾᷅)

2018-09-21  /  42热度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又一年,他走进酒吧,点了威士忌,翘起嘴角极低调的笑,阴间阳间遥敬一杯。

想问,此酒燃起会是怎样的火色?

2017-08-13  /  102热度

【粮食向】换电灯泡的呢

*这特码不是爱情,是友情【严肃脸.jpg】


今个儿天气热,天花板上老式吊扇叽叽呀呀的转,窗户边洒满阳光,靠墙的沙发上周防尊整个人沐浴在阳光里,居然还睡得可以,偶尔还要打个颤,受寒发抖似的,赤发被太阳晒得有点泛出橘边儿。


蹲在前台的草薙默默鼻子,估计是因为事务所的会计大佬回来了,会计大佬——宗像礼司,自带空调效果的男人。


草薙想着,不经意与本在低头翻阅报纸的宗像来个四目对视。宗像对他微微一笑,“草薙先生,怎么了?”


“呀……”草薙也眯眼一笑,“今天衣服不错。”


宗像夏装都一个样,白衬衫加背带西裤,上个世纪末事务所会计男士标配。面对草薙的睁眼瞎话,宗像点了点头,说道,...

2017-07-12  /  172热度

【粮食向】题目就叫尊娜出尊尊礼礼娜出礼吧

*打开电脑却不想整理文包怎么办?


*懒


》》》》》


草薙忙着收拾昨晚周防跟安娜丢得满地都是的毛绒玩具,听见周防双手插袋从楼上走了下来。


“起好早。”


周防对他点头,“不想被安娜叫醒做早餐。”


草薙垂下视线摇摇头。


周防距离门口还有三米,被崽子拦路。安娜扒住他裤管。


被玩偶淹没的草薙冒头看了一眼,觉得周防今天的腿部挂件还是一如往常的精致呢。


》》》》》


这是约会吧?


架着墨镜仍旧能在黑漆漆的电影院来去自如的草薙想着,手上拿着被周防吸溜一口就嫌弃的无糖饮料喝得不亦乐乎。


超能英雄大片看得周防昏昏欲睡,草薙帮他把敞开的外套拢...

2017-06-27  /  89热度

【尊礼】突然开车

灰色墙面的大厦背后,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的社会人捧着盒饭在吃,他们为了躲避马路的灰尘和享受灰墙下的阴影龟缩在这里。一个头发支棱的年轻人吐着舌头啃热乎乎的大阪烧,吃得狼吞虎咽。大和今年高校毕业,老家欠债,放弃了升学机会早早就出来干活赚钱。
他穿着廉价西服,口袋里揣着白手套,大家一眼就看出来他是出租司机,他还偶尔取出彩虹运输的工作证出来扇风。一同吃饭的上年纪大叔时常夸赞他是个好小伙,说得大和很是不好意思,但大家伙是一点都看不出来他不好意思的。大家夸赞他的同时,也常直面点出他的不足——除了面瘫了点,眼神凶了点,话少了点,真是个好小伙啊。
好小伙大和匆匆解决了午饭,穿过小巷回到马路边跳上出租车就准备启动小车引...

2017-06-04  /  91热度

忙着肝刀剑呢,室长你有何贵干?(˶‾᷄⁻̫‾᷅˵)

2017-03-23  /  14热度

【尊礼/礼尊】搭错线

*段子

*段子就是不会有更的意思


机场出入境公务员反复核实屏幕上眼镜冷俊男人的照片与眼前真实本人,等待系统信息确认。宗像礼司平静地目视前方等待着。


半响,公务员终于开口,“欢迎来到美利坚,先生。”


宗像微一欠身,取回证件拿着手包往入境大厅走去。有色人种在他跟前来来去去,前来接机的人们左右张望,不少人时不时按着耳机打电话。深秋的寒凉从头罩下,宗像在考虑要不要穿上挂在手臂的大衣。


他跟在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子身后,相仿的身高有碍他的视线,正当他打算快步越过那个男子时,手臂忽然被捉紧。


宗像转头看着此人,想找出男子有此举动的原因,视线一对上,眼神冷酷的男子命令道:“闭嘴...

2017-03-17  /  111热度

【杀乐】胭脂与刀

*什么?这对cp居然不叫杀神?

*to吸管


用不着那冷脸犬妖冷嘲热讽,她都知道自己会一个人死去。默默无闻地,在某个乱石土堆中死去。


趁着风起,神乐跃身伏于白羽之上,如命薄轻浮的蒲菊,消失在不见灯火的深蓝草原夜晚。


孤山石林中,杀生丸怀抱阿铃穿雾而过,湿冷的空气让阿铃在他臂弯中微微发抖。因为阿铃无意说出一句‘神乐一定是喜欢杀生丸大人’,邪见胆敢提及凌月仙姬,他说神乐肯定是哪里与凌月仙姬很是相似。一派胡言。当时邪见因为杀生丸的瞪视龟缩到一边,阿铃却已经被他提起了兴趣。


那个女人与他亲母没有一丝一毫的相似,所以这不是他对神乐手下留情并甚至出手从河中捞起的理由 ...

2017-03-10  /  77热度

【酒茨酒】牧魂草

to吸管


酒吞童子不小心被茨木童子打死了。


幽魂妖怪们都在窃窃私语这个大八卦,阴阳之大家法清院都听得耳朵长茧子,险些有失风雅地净化了寮所附近的小妖。


五月雨半阴半晴,法清院刚送别了京都皇太子的从官,撩袍正坐,衣摆如云雾般散开。他令黑白使小炉温酒,刚想赏个雨附庸风雅一番,树上蹿下一只九命猫哭哭唧唧,毛发微湿,直往他跟前撞来。


“嘿呀!”法清院被她这一冲撞,也猝不及防嚎了一嗓子,随即又端住了身形仪态。他有不好预感,天照大神在上千万别跟最近的八卦有关系。


“白狐公子!”猫儿含着枯草,狼狈不堪,“救救小妖!”...


2017-02-21  /  60热度

【尊礼】裸体男子兰花与嘴唇花

*听说最近又不好混了

*meat大概要写成这样才能无罪释放

周防尊是个日天日地大总攻,但他偏偏是朵嘴唇花。

真是个悲伤的现实。数他一生放荡不羁,居然长得如白雪公主的红唇,这太伤自尊了,至少该比喻成红灯区所有灯火为之而明的酒吧头牌歌女的丰唇。

按你胃,他是个攻。

在他愤怒地躲闪大黄蜂尾针戳进他花蕊的一年后,开春时节,他身旁长了一朵鲜嫩小花。

这深深刺激到周防狂野的领地意识,于是他与该朵小兰花针锋相对抢夺资源。像纪录片一样充分体现了大自然残酷的黑暗面。一直占尽优势的周防不由得有些暗戳戳的洋洋得意。直到现实扇了他一耳光。

原以为娇嫩的小受兰长大成……大花花。他妈的……这朵他妈的说话文绉...

2017-02-20  /  145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