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ast Kiss~最后一吻~(一)



 

*一个关于周防尊&宗像礼司的无聊同人故事

*宅男x2,爱情描写略少请见谅

*人物属于铃木先生,OOC属于本人

*请不要殴打作者

 

一间简陋的公寓中,戴着眼镜穿着家常运动服的青年盘腿坐在电脑前,窄小的矮桌除了电脑还堆着其他东西,物件摆放整齐并不显乱,看得出经过一番细致收拾。

 

室内安装有空调但此时并没有运作,摆满漫画和DVDbox的书架前的有限空间中,放着的电风扇缓缓送着风,微小的机械运作声和电流声被敲击键盘的声音盖了过去。

 

敲完回车键,窗下的其中一张单人床上被堆涌动,一头赤发的青年翻身坐起。

 

“好吵,宗像……”睡得一脸惺忪的青年打着哈欠抱怨同居人的噪音,被后者理所当然地无视了。

 

“还有43分钟27秒给你准备,阁下上午有课不是吗?周防……尊君。”忙着打字的宗像抬头扫他一眼又潜下去,额头以下被显示器阻隔,只能看见翘起的鬓发。

 

“将敬语给我吞下去。”周防尊一边站起来一边撩起背心挠着肚皮。“你不用去吗?大学……”

 

“我下午才有课……”

 

周防的长腿从宗像身边挤过去,短裤的边角擦过宗像耳际,宗像捉起喷水壶给显示器底下的仙人球来了一下,然后将喷嘴塞周防短裤里飞快地来了两下。

 

“别用阁下肮脏的短裤碰我。”

 

“喂!”周防单脚跳开两步,眯着眼懒得计较的样子溜进小厨房喝牛奶当早饭。“你在打什么?那个Galgame的剧本?”

 

“不是……”宗像在逛论坛,网友正好在问他为什么不参加12月的C87。

 

他运指如飞,对期待万分的网友说道:您知道女性恐惧症吗?虽然我很想到现场收集安娜x淡岛同人本,但很可惜因为身患这种疾病不能到人多的地方,实在万分遗憾。

 

网友A:你真的不是因为宅得太严重吗?

 

宗像:这是事实。我平时可是有到大学出席的。

 

网友B:啊……还想当面要您的签名的,难得我抢购到您上次通贩的淡岛中心本。

 

网友A:唉唉……不对啊,番茄梨老师你不是说您有同居人吗?我还以为您已经结婚了。

 

宗像:这辈子都不可能呢。(笑)同居人是男性,还是病友,各种意义上。

 

网友B:唉唉唉!女性恐惧症x2吗?

 

宗像:是的(笑)的确在医院结识的。因为对三次元的女性实在没办法,所以对二次元的女性出手了。不知不觉就变成御宅,虽然爱好相近但对方(这里指同居人)控萝莉,所以我还是跟你们玩比较多。(笑)对了,接下来我接了工作,要写Galgame剧本,很抱歉一段时间不能跟你们联系。

 

网友B:哈……了解,请加油。

 

网友A:加油。我们会寂寞,然后收罗很多淡岛等你回来。(笑)

 

宗像:thx

 

“萝莉控是什么……”周防唇边喝了一圈牛奶渍,正伸舌头舔来舔去,脑袋挤在显示屏前光明正大窥视宗像的闲话。

 

“K Project里面以你为原型的赤王大人不就是个萝莉控么?”宗像调整一下眼镜在鼻梁上的位置,活动一下漂亮的十指然后一手端放在键盘上,一手移动鼠标在桌面调出文档准备试手写攻略人物大纲。

 

年前,一所公司以公益名义制作了动画K Project,其中以病院中几位挑选出来的二次元同好为原型设计了人物。那时候他们才知道,身为宅长得帅也是有好处的。

 

当他们见到两个人物还是相当满足中二病幻想的厉害角色时,更是相对无言地发了许久的呆。

 

动画刚放不久,制作方便有做Galgame的心思,跟他们咨询剧情满意度的联系人意外发现他们宅出来的才能,大力对上层推荐了他们俩。

 

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周防将画稿交上去时,对方那一脸:“老婆快出来看上帝”的表情给了他们自信。

 

然后周防对他们提到了宗像的文力不俗,跟自己还有原著中几位作者的风格匹配度很高。于是对方得到了宗像几篇文稿后,又开始一脸:“又来啦!老婆快出来看上帝,唉?我为什么说又?”的表情。

 

于是顺理成章地,他们一个负责剧本,一个负责CG图,借着这个Galgame迈出从同人圈突击到了职业圈的伟大一步。

 

“就算那个差点被掉剑砸死的家伙是萝莉控,我可不是。”周防从电视柜下抽出一件重复洗穿很多次的大衣,手臂从宗像肋下擦过,在键盘底下摸出自己的学生证。

 

“那对你来说萝莉是什么?”宗像问道。

 

“……真理。”周防穿戴整齐,将最后的黑色口罩装备好准备出门。

 

“我要联系警察了。”

 

“死吧你个异端。”周防恐吓道。

 

“阁下知道全世界有多少御姐控吗?欧美圈御姐大热程度出乎你想象,无知的懒人。”宗像反威胁。

 

周防推开房门,就是不肯走,立在门口跟宗像争论着:“你那什么品位?巨乳很牛逼么?我也有胸。告诉你好色是病得治。”

 

“病友你好,请不要侮辱伟大的女性特征。喜欢机器猫的阁下没立场质疑我的品位。”

 

“说什么呢你!蓝色狸猫才是机械人故事的先祖。”

 

“阿童木才叫机械人,请阁下不要无视王道。”

 

“高达表示不服,贬低蓝色狸猫几个意思你,那也算是幻想作品的先驱,到底行不行你?”

 

“高达那叫机器人!扯什么幻想作品,到底有没有概念!”

 

楼道边两个大妈看着最边上那户人,一个屋里一个屋外脸红耳赤地吵着,嘴对耳朵地谈起来。

 

“那户人到底怎么回事呢?上次那个戴眼镜的帅小伙远远对我鞠躬问好我才上前一步他扭头就跑了。”

 

“不知道啊,那也比红头发这个好一丢丢了吧?我老公说这个该不会是混黑社会的。”

 

“啊……不会吧,那红头发小哥上次我儿子脚受伤,还是他帮忙将坏掉的自行车搬上来的,挺热心的吧,只是不跟我对视也不说话有点吓人……”

 

“现在的年轻人处世就是有点别扭啊,不知道想啥呢。”

 

“吵得真精神……”

 

“可不是么……”

 

“我要迟到了混账!不跟你说了!”周防将燃尽的烟掐灭,把口罩归位,将门砰一声关上,跑到楼道拐角贴着墙避开两大妈冲下楼去。

 

“该不会只是在害羞吧?”大妈说道。

 

“背井离乡出来读书,很久没见到母亲了吧,两个小伙子……”另一个大妈说道。

 

“……要不给他们送点心什么的?”

 

“可以有。”

 

那一天,宗像礼司和周防尊尚不知道他们将难以忘记来自大妈的恐怖。

 

-惨绝人寰的tbc-

 


2014-11-22  /  41热度  /   

评论(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