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雪人凶杀现场记录

*就是那个尊哥把室长雪人融掉的官图

*脑补的正确方式

 

鹿车离开了蓝色星球在其他小行星飞跃而过,飞速疾驰中,圣诞送货人扯着缰绳将鹿车停在一块陨石上。

 

这里是故乡大门的站检岗,气温因为接近故乡,与故乡一样寒冷冰冻。两个圣诞送货人从鹿车上跃下,其中一个是戴着圣诞帽的猫女,刚落地便追着在深厚的雪层中蹿过的精灵跑了,依稀能看见跳出雪层的精灵一个拎着长刀,一个撑着红伞。

 

到底哪里好玩了。

 

剩下的送货人满脸不解,也懒得追究。

 

这里的精灵没有善恶之分,力量亦不分光明与黑暗。以雪为生的单纯存在,只要你给他们什么颜色,他们便是什么颜色。

 

送货人在货单上签上自己的名字,等着不知道在哪里偷懒的守门人。要是守门人敢喝着咖啡出现,他就敢烧他个咯吱脆。

 

笔尖沙沙的,送货人耳边一阵凉风。

 

“周防……周防尊……尊吗?不,是周防啊。”

 

是周防啊。

 

这么自来熟的语气让送货人很不爽。

 

“吱吱喳喳说什么。”周防尊丢下货单,扭头看身后飘着的雪精灵,莹白修长的四肢裹在雪花编织的毛绒中,耳边吊着铃兰银铃铛耳坠,精致的眼镜透出几分严肃与古典美。

 

精灵身上累积的力量,厚得让他染成了深蓝。

 

“我是宗像礼司。”

 

“哦,然后呢?”

 

“打劫你。”

 

“给你膝盖,别闹。”

 

“我想要阁下的天灵盖。”

 

“有区别?”

 

“跪下和五体投地的区别,互相之间隔着好几光年好吗?”

 

在圣诞送货人和拦路抢劫的雪精灵好勇斗狠较劲的时间里。踩着捡来的滑板的小个子精灵撞到了戴着厚框眼镜的精灵,然后与拎着长刀的精灵打了一架,小个子精灵和厚框眼镜精灵被胖子精灵扛回去了,拎着长刀的精灵继续追着猫女和打伞的精灵。

 

陨石上最好看的精灵跟驾驭火魔法的送货员还没结束战斗。

 

“赌上……赌上雪精灵……的名誉,跟你……呜……跟你没完!”精灵粉嫩鲜红的内里被撑开,送货人的手指让他难受地卷缩身体,企图减少痛苦。

 

汗水从送货人的侧脸滑落,脸颊因为舒爽的刺激而紧绷,比往常更显俊俏。“难受?”

 

“太大……混账……”看着雪精灵扭曲着眉头的脸,送货人感觉自己也快疯魔掉了。

 

“哪里太大?”送货人说话虽懒,但此时难得地兴奋着,声调顿时往下再沉几分,越发危险。

 

“啊!好热……”雪精灵的喊声忽高忽低,无法驾驭自己躯体的不安来回折磨着他,他的世界所有都在摇晃中。

 

“有没有人这样弄过你?”周防似乎折腾出了无限乐趣,忽然对精灵感兴趣起来。

 

“嗯……停……停下……”高热让精灵的身体软成一滩水,可偏偏自己只能感受到饥渴,水分被蒸发,大脑在沸腾,深蓝的精灵眼中开始失焦茫然。

 

“回答我。”周防重复道,仿佛最后通牒。

 

“没有!没有人这样对我过。”宗像的喊声低弱,喘息急促,看着送货人耳边的天际,眼中却什么都放不下,“要死了……”

 

在最后的痉挛结束后,送货人将精灵捞在手臂上,精灵从指尖开始化成晶莹的雪沙,袖管像打开的水龙头,只是往下倾泻的是发亮的雪粉星屑。宇宙所有陨灭的流星加起来的光华都不及他生命消逝时的美丽。

 

“你在消失。”送货人拧着眉头看着精灵,才暗自悔恼玩过头了。

 

“放心,还会再见面的。”深蓝色的精灵王神色平淡,眉间是寂静就死的安详,“待我来年重生,会对你复仇。”

 

“好,那我就等着。”只是这样说完,他并没有对他道歉。送货人将雪精灵杀死以后就地掩埋了他的雪花丝织,因为知道对方会回来,也就没有在这个地方立墓碑。

 

猫女回到鹿车,看见擦着汗的周防便问道:“你做什么去了喵?”

 

“反正不是跑去玩。”周防斜她一眼,表示谴责,然后利索地跃上鹿车便往故乡大门驶去。

 

“到底干嘛去了喵?”

 

“杀掉了一个拦路抢劫的精灵。”

 

“唉……”

 

“下次来躲着点儿,那是陨石上所有精灵的王。”

 

“很厉害吗?喵。”

 

“喵……呸,我认同他很厉害。只是可惜天生被我的力量克制。”

 

“那我们干嘛要躲着喵?”

 

“因为他越累积越冰冷,而我越燃烧越衰弱。”

 

“那你多保重啊喵。”

 

“哼,要你多事。”

 

于是,今年送货人也平安无事地回到圣诞老人家复命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fin-

 


2014-11-25  /  61热度  /   

评论(5)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