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长篇】尊礼◆仇者之舟-capitoli speciali<稠着汁粥>

*这篇的番外名字第一次这么接地气呢

*逝者都蜜汁复活,请当作《仇者之舟》设定下欢乐的某个平行世界吧

因为复活

So

变成礼受修罗场了

so sad

*圣诞快乐诸君

 

1.

以圣父圣子圣灵的名义,给你我的一切。

 

2.

“人还没到齐吗?”宗像礼司托着眼镜仔细研究眼前的物件,在厨房临时陈放食物的方桌边弯下腰,手上拿着伏见捎过来的康乃馨在火鸡屁股上比划。看他那严肃的表情,要是不知情的人来搞不好会误以为是法医在准备肢解。身为前后两任赤王的暗卫,如今更是贵为青王的他甚少摒除正装西服马甲,由着今天过节难得穿起宽松的黑色棉布衫,基于衣服设计拖下来的长衣摆角缀着两朵鲜红的铃兰,还有那条该死的窄脚裤包着的那双长腿……本人没什么自觉,但用赤王家的两个男人的话概括就是:wtf啊,骚爆了。

 

“鬼知道,应该还没到齐……”周防额上布满细汗,说话时有点咬牙切齿的意味。

 

虽然宗像在厨房装作很忙碌的样子,其实今个儿厨房的活全是周防尊负责的,平时身为主厨的他只贡献给每人一碗浓稠的粥。而周防尊看着宗像拿着伏见捡来的莫名康乃馨一副企图爆火鸡菊花的样子,只得空抱怨那画面太美,他真的不忍直视。周防的确将大餐搞定了,但他依然没能抽出空去阻止宗像那惨无人道的行为。因为他双手双脚乃至全身都抵在厨房门上,防止门外的痴汉突破防线。

 

门外那混蛋跟他角力,一时半会分不出胜负,门外门内僵持着。门板被折磨得吱呀直响,还夹杂着“砰砰”的捶门声。

 

“开~门~啦~小尊尊~”迦具都玄示掐着嗓子喊,都不管聚集在客厅的那些人侧翼误伤,被他恶心得欲仙欲死。

 

“开你妹!”周防对着门缝大吼,怒得飙起姥姥家的巴里方言。

 

“呜哇,这么凶,人家好怕怕~”说着一个用力,结实的长腿差一点就跨进厨房,被顽强抗争的周防逆推回去。

 

这个时候,宗像拿起了小猪饼干,企图将无辜的小动物溺毙在伏特加之中。

 

周防余光瞄见,已然无力吐糟。从来没欢度过圣诞节的青王宗像啊,我拿什么拯救你的常识并拉低你的兴奋点?

 

3.

抱着一堆糖果携手进门的Neko和伊佐那社甩了给他们开门的伏见一脸礼花,在眼神死的伏见引路下拐角经过厨房,看见一门之隔的猛兽之争。伊佐那社口中啧啧,引得裹得毛绒绒的伏见回头瞧他。

 

在客厅沙发归位的伏见一脸猪肝色地闪避扑过来的八田,忍无可忍地低叫:“你给我适可而止。”

 

喝了点小酒就晕头转向,让他将头往鞋柜塞也完全没有心理压力的八田不满地叫回去。“凭什么?我要给你量清楚尺寸!”

 

“你给我织的毛线玩意已经够用了!”伏见苍白的脸正在向竭斯底里状昂首阔步地前进。

 

八田给他的真的是毛线玩意,他十根手指头十根脚趾头都被毛线织物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了,即使他身体再差也没地儿让他暴露在空气中从而着凉。

 

八田倒在伏见膝盖上,手指摇来摇去继续给伏见宣导防寒常识。“还有……嗝……小丁丁也要套上毛毛毛……”

 

“Misaki你小丁丁个锤子!”伏见被最后一根稻草之丁丁彻底引爆,跃身而起将八田一脚踹飞。

 

藤岛在旁边淡定地喝了一口热巧克力说道:“丁丁跟锤子其实一个意思。”

 

艾力捂着脸催眠自己谁都不认识,秋山苦笑着怕他肩膀与他交流迷之心得。比如正常人如何生存于蛇精病人群之中,再比如东方奥秘提高存在感之阳龙十八式等等。

 

弁财原本在和加茂讨论糊红豆泥的突袭以及偷袭手势,可惜被充满正义感的胖子镰本制止了,眼看着红豆泥逐渐消失的神迹,弁财联同加茂对日高发去了贺电,内容是这样的:胖子都是潜力股,你别以为只有你能干掉那碗红豆泥来生再做巨乳御姐控。

 

4.

关于今晚派对的终极boss,三位评委表示未到最后一刻,都不能轻易下判断。而终极boss的候选人分别是:温和笑脸上写着世人皆醉我独醒意味的羽张迅,其人正在霸占家庭影院立体投影放恐怖片;温和笑脸上写着你若安好便是晴天的十束多多良,其人正在替草薙群发约炮信息以待一曲十面埋伏;温和笑脸上简单粗暴地写着我是好人的克劳迪娅·威兹曼,其人正在拉着国常路大觉下巴的白须须绑麻花。

 

评委之一榎本龙哉在羽张开始放片时便已经走神,转而欣赏起一旁的追逐混战,评委之二三轮一言喝了口淡茶替十束斟酌俳句情诗来送给草薙的红颜知己,评委之三国常路大觉镇定地表示,从认识这对姐弟俩开始,他已经风中凌乱好几十年了,跟逗比讲道理是不科学的,这句话早就是他的人生信条。

 

5.

评委之一榎本龙哉在欣赏什么混战呢?因为道明寺安迪不小心被Neko非礼了,于是被夜刀神狗朗追得上蹿下跳。哪里不对?绝对是你的错觉。安迪在前面wtf wtf地逃,夜刀神在中间巴嘎雅罗巴嘎雅罗地追,Neko在雅蠛蝶雅蠛蝶笑着压阵,一路呼啸而过。榎本不禁感叹着东西方文化碰撞而来的美妙火花。楠原举着相机到处拍,阻止了还妄想维持秩序维护世家风范的独臂大侠。

 

6.

躲在阳台用平板电脑跟参加大学圣诞舞会的安娜聊天,草薙紧了紧身上的裘袍呼出一口白气。看着屋里面一脸感概,里面那画面叫做,放弃治疗拒绝吃药。文艺的青年草薙点开聊天框写道:安娜,约吗?

 

安娜回道:不约,叔叔,我们不约。

草薙写道:好伤心呐,你就哄哄我呗。

安娜回道:好哒,我跟圣诞老人同学合照了,我让他送你个爱的信号。

 

草薙点开传来的图片,然后迎着寒风泪流满面。美丽的少女靠着穿着热裤的圣诞老人同学,同学笑着一口白牙对镜头竖起了中指。

 

7.

宗像玩够了食物,转身看着周防专心致志地抵着门板,于是他决定转身走过去玩儿周防。

 

贴着周防温热的后背,宗像的双手在周防的结实腰腹来回抚摸,用十分腻歪的摸法将掌心推到周防的厚实胸肌上,最后捏住了他一点肉扭着。

 

“你想要?我现在很忙。”周防那个淡定,似乎十分把持得住。

 

宗像换了疑似卖萌的动作,用脸颊蹭着周防后颈。

 

“你被咖菲猫上身了么?”周防继续淡定,“别看那么多电视,学得那么无耻。”

 

“阁下过完年去泌尿科检查检查吧。”

“顺便带你去看妇科?”

 

门板忽然发出很大一声闷响,门外迦具都玄示闻风而逃。

 

“干得漂亮,周防尊。”都不知道宗像这句话是称赞周防刚刚那句反驳得漂亮还是称赞他今晚准备晚餐有功。

 

脑袋顶着个包的周防眼神明暗几次,里面的情绪终是压了下去。他折身一转,背抵着门板双臂圈着宗像。“神经啊你?”

 

“周防,我昨晚梦见不知道哪年回家过圣诞,那时父亲还活着,让我收拾他跟客人用过的餐具。他想喊我过去,可是他忘了我的名字,结果就用个拟声词代替掉。”

 

“哦,那你干活了吗?”

“干活了啊,不然好好的圣诞夜连面包都没有也太惨了点。”

“你父亲也面盲?”

“弱智。他知道我是他儿子。”

“心眼盲了吧?”

“如今也不好求证。”

“那就算了。”

“唯有如此。”

 

门外迦具都又折返回来呼天抢地:“蠢弟弟!笨尊尊!你还我闺女……啊呸……还我亲爱的礼司!你有本事抢男人,你有本事开门呐!”

 

周防怒极咆哮:“你还知道你是我哥?doge日的!我还以为你是我岳母!”

 

门板忽然发出很大一声闷响,门外迦具都玄示再度闻风而逃。宗像压着周防两条胳膊在他耳边呼着热气说道:“叫你少点上网冲浪你不听,看你现在多接地气,说好的高大上呢?赤王……”

 

8.

日高低调地迟到了,来之前喝了点小酒,胆肥肥的。淡岛冷眼瞅瞅他,没理,日高便走姿风骚地飘过去想让淡岛教教他如何好好做人。

 

淡岛也喝了点小酒,难得纵容日高撒娇般的拉扯,被他拉着几步闯进以为空无一人的厨房。

 

9.

重复一次。

淡岛被日高拉进了厨房。

 

10.

二垒进行时的日高淡岛与在流水台边四肢绞缠正在突进三垒的周防宗像十目对视。(这里数字精确到眼镜)

 

周防目光暗沉,内心卧槽,这小子怎么拉了只洲际导弹进来。

宗像面色平淡,内心升天,情难自禁的时候被属下抓包画面不要太醉人。

日高表面呆滞,内里也呆滞。

淡岛已经因羞涩和尴尬,进入了爆炸倒计时。

 

11.

Biu——轰隆!啪啪啪!

烟火漫天。笑声从远处传来。

周防尊双臂撑在宗像礼司脸侧,他伏在冰面上而他的他躺在冰面上。赤王眼中,朦胧异彩以青王为中心向身周冰原荡开。而青王眼中,清晰艳丽以赤王为中心向夜空绽放。

礼花一朵接着一朵,所有好看的颜色来自于天际。我只是你的倒影。你知道吗?

周防问他嘴边在笑什么。

——Merry Christmas, Suoh Mikoto

 

-fin-

2014-12-24  /  59热度  /   

评论(4)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