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仇者之舟 -亡于天国-74

74

 

楠原挡在宗像车前,一脸赶上了的庆幸,宗像刚呼出一口气,便听见两声枪响。

 

其中一声像在盒子中传来,炸开在他耳边,另一声来自不远处,仿佛一道劲风刮到了楠原,让楠原像个破沙包摔在宗像的车前盖上,几滴血溅到宗像眼前的挡风玻璃上,车边的马路被狙击弹砸出一个深坑。

 

随即马上响起第三枪。

 

宗像眨眼之间便知发生了什么事,第一声枪响通过电话终端传到他耳中,发生在千里之外的御柱塔,之后通话便中断,不知道国常路那边具体发生了什么事。

 

第二声枪响是针对他青王宗像礼司的刺杀,必定是国常路的安排,若非楠原突然从狙击点盲区冲出来拦了他的车,估计已经连人带车被狙击弹贯穿。

 

至于第三声枪响……宗像眯眼看着楠原一脸惊魂未定地从他车前盖抬起头,虚弱的笑着,抬手跟宗像打招呼表示自己的大难不死,宗像便由着他趴在车前盖上缓缓驱动座驾,驶到路边的狙击盲区,从后视镜中看见身后不远处草薙举起长枪慎防还没散热的枪管点燃草丛。

 

楠原自己从车前盖上爬下来,瘸着腿很是狼狈,宗像一把握住他的脑袋仔细检查一番,发现除了被擦破额头造成的满脸血外并无大碍。

 

真是生生捡回的一条命。

 

宗像抿着唇不言语,楠原还是被他脸色吓得哆嗦。宗像静待草薙行来,未对他消灭了狙杀自己的人表示感激,先是问出了他为何在这。

 

草薙真想翻白眼给他看,“尊送给你的玉烟管里面嵌了定位信号。”说完他嘴角直抽抽,自然是没想到青王还真随身带着那玩意。就都这样了,他们还以为至今仍在跟入土为安的前赤王搞三角恋呢?

 

草薙认为正常人理解不了他们的思维逻辑,他懒得看宗像的复杂神色,低头看着安娜发过来报平安的邮件自我疗伤治愈,邮件里少女发来了俯瞰自己双脚照片,备注自己这次有好好穿着鞋袜积极跑路中。

 

草薙收起终端,帮着宗像扶了一把楠原,将伤员放到车后座去,绕到车前二话不说进了副驾驶座,宗像握着方向盘侧头看他一眼,一踏油门往草丛深处冲去。

 

“领地间内战,白道动作太少了点,正规军队出动人数不多……喂喂,开慢点……”草薙说道。

 

“他们本还不怎么忌惮阁老,但阁老如此轻易就煽动了民众之后,他们不得不先掂量,他们就是想将我们跟阁老一锅端,也需要算清楚他们得杀多少民众才能休止纷争。”

 

“都到这份上,除非人都死尽了,否则怎么可能消停,搞不好他们这会正到处找你跟尊强迫性跟御前大人休战和谈……我说你开慢点……”

 

“怎么谈?阁老孤注一掷,谁输了谁来背这引发内战的黑锅,就算我跟周防尊在战争结束后还没死,也会被他送上预备给战犯的绞刑台……他是打定主意让这世界容不下我们。”

 

“那尊让你出来简单直白地用钱解决问题还能行?”草薙说着伸手抓住了头顶的拉手,车后座的楠原都晃得快吐了。

 

“两手准备,能用钱买断这场战争最好,不然,忽然来这么多不干活光打仗的人,都吃什么?”

 

草薙语塞,他疑惑宗像是不是只知道汽车只有油门,油门隔壁的制动刹车光是个装饰品,并同时在心里呐喊着,尊!你平日不让宗像礼司碰四轮车这个决定真是英明神武。

 

国常路让股市崩盘后,其实商会联盟账户多出的零根本数不过来,只是无法马上套现。宗像破局的方式也是霸气,直接先将乌崔玛莲因列堡抵押出去,除了跟克劳迪娅有渊源的银行和企业家,他四处空手套白狼。至于乌崔玛莲因列堡,青阁驻守那边的人干脆撤离了,那成了第三方资产,黄金领地攻过来的金色军团到了那也得绕道。

 

加贺和日高等人来不及望着乌崔玛莲因列堡唏嘘,便火速离开到赤族交界处舞水河边驻扎。本来青阁比起赤方舟更擅长街巷战,只是战争刚打响被御柱塔拾掇着暴民攻个措手不及,痛失大半江山,退守到淡岛划定的防线,他们便再未让前来支援的赤方舟承担更多压力,并且做好准备服从赤王的临时指派协助赤方舟随时进行反扑。现下他们听从淡岛调遣,先跟吠舞罗号与赤方舟汇合。

 

然后他们立马要面对一个难题。伏见失联,指挥官级别的青阁人员都没敢去见八田。

 

八田拼尽了脑汁,设法请君入瓮,围困了一群未成年娃娃兵,那群未识人性少年光凭一腔热血办事,差点没坑死八田的小队,刚带着一身硝烟下战场的八田未及清点折损便被通知要去应接青阁指挥官级别人员,别名第四王权的一众骑士到霍华茨堡跟淡岛会面。

 

纸当然包不住火,后来历史因战役源起银宫圆桌会议的结果,将这场内战定名为银宫战争,开始于银宫圆桌会议结束后第八天,御柱塔率领的金色义军(Golden Rebel简称GR)对上青赤联军所打响的战役。但对八田而言,战争这场噩梦的始于伏见的渺无音讯。

 

青赤双方核心战力会晤的同时,GR联系媒体指控青赤联军对国常路大觉的刺杀行为,新闻片段曝光了国常路用电话终端通话中被枪击倒地,至此冲动爆发的战争有了真正的名目,御柱塔精神领袖遇袭事件让民众联想他们领地将会一阕不振,这样的心理阴影瞬间被激发,GR眼中青赤联军显然成了贪婪的狼狗,唯有宰了果腹他们才有活下去的希望。

 

“是伏见猿比古做的吗?”靠坐在主位上的周防除了制造一室烟雾弥漫以外第一次彰显存在感。他很无所谓地问了一句,在座第四王权的人集体开始一脸沉思,无人回应。

 

八田脑子转得飞快,在此之前他从未有过如此心思缜密的时候,伏见失联前最后出现在黄金领地,御柱塔附近,跟国常路受伤的事一联系,估计很快就会被GR捕捉住继续渲染出去,不管事实真伪,先被污蔑出个九成九,孤身在外的伏见被GR通缉只是时间问题,想到此八田一颗心沉到了底。

 

“哼,臭老头自编自导玩得不错。”周防以掌覆盖半张脸,食指和中指夹着的香烟又短了一大截。

 

淡岛一脸果然如此,八田低骂一句卑鄙。世界已经足够崩裂,那人还要再上一刀将伤口扯得更开。用年老经不起摧折的身体熬上一枪也要将战争催发下去,国常路的杀意带着即将降临的寒流横扫青赤领地,天终于结束了没心没肺的晴朗,变得冰凉阴沉。

 

三天后正规军发布了声明,把握唯一的制空权,明令禁止任何一方的战斗活动,将战场锁死在陆地和运河,三方内战正式打响。

 

舞水河两岸枪声不断,子弹交织成网,青阁把仗打得四平八稳,让赤方舟深感无趣,但三方僵持这种保守的打法最实用,对逐步撤离战线的领地民众最有利,赤方舟唯有尽量抑制过往的奔放风格。

 

青赤精锐再以一当百也经不起旷日持久的战役,速战速决已经变得不可能,征兵在开战第二天便提上议程。当知国常路那招苦肉计成功将所有人兜进网,青王和赤王也打消用钱来解决问题的最后一丝天真念头,凑钱一事成了军备所需,这个巨大担子上身,宗像就一直没能回归领地,作为现成领袖的周防尊却让淡岛十分头痛。淡岛几乎委屈自己成了周防的私人助理秘书,如何让周防去发表讲话以集合两个领地的民众自发组织的力量差点让她愁白了头。事实证明不是谁都能受得住赤王周防尊的意识流领导力。

 

周防也很苦于现状,作为明面上的青赤最高领导,他的确担了指挥大任,跟GR以虞我诈不落下风,但那不是他的意愿,他想到前线杀人想得发疯。即使指着阵型图挥一圈手,前方敌阵流的血绝对比他作为单兵上阵杀取的血多,他还是抑郁到熬红了眼。

 

他本就想着宗像礼司,这不过是在原因上多加上一条。


只是御芍神紫拖着伊佐那社和夜刀神陷在御柱塔底下轻易出不来这事,让他有点难办,不过人总算还活着他对宗像也比较好交差。

 

战乱中,但求人在,一切还好说。

 

一个月后,伤好的国常路再次出现公众面前,指责赤方舟作为军火大户以此优势让青赤联军在之前几场战役中取胜,用GR鲜血写成的战绩面前,赤王周防尊被渲染成战争狂人,舆论的天平再次发生倾侧,青赤领袖周防尊立即被妖魔化,在一直观望的三族之间引爆一场人心的骚动,不得不承认国常路是个谋略家,另外三族即使不真正将自己折进去趟浑水,也不敢对青赤表示任何支持,一瞬间青赤领地的民众便感觉自己被四面包围,孤立无援。趁青赤人心不稳,GR马上爆发出一波攻击的高潮。

 

那一战,青赤打得异常艰辛,刚投身参军的新丁还没练出来便硬生生跟着上了战场,要不是青阁第四王权习惯规管和领导,赤方舟不要命的作为尖刀冲杀,青族领地一不留神便被彻底攻陷。

 

好不容易挺过去的淡岛开始铺展公关,不求将周防洗白回来,尽力将周防往战争英雄方面打造,让深陷战火当中的一般人接受强者为尊的说法。当然,淡岛这番动作差点没让周防呕出来,局面勉强回到了彼此拉锯的平衡。

 

绕了一圈,GR和青赤都占不了大便宜,拖下去唯一的胜利者便是正规军,最后让正规军打扫战场的话,对御柱塔和青赤而言都是一场战争下来废掉数百年武功,败得不能更败了。现今为止,正规军一直没出现在战斗最激烈的地方,在内战中当足了酱油的角色,显然这场胜负只会在青赤和御柱塔之间决出,难道胜利一方还能反了正规军代表的一整个国家不成?但从一开始正规军便不能尽全力镇压,因为不论御柱塔还是青赤都没把自己当酱油,全是真枪实弹,真的要动他们筋骨,正规军的国防工作还做不做?止内忧,防外患,正规军只会比另两方顾虑更多。

 

战局恢复僵持状态。三个月后,下着滂沱大雨的一天,青阁的第四王权悄无声息地聚集,迎回他们的君王。数日后,随着青王的回归,打响了银宫战争中最激烈的一场战役……


2015-06-06  /  22热度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