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仇者之舟-亡于天国-76


 

76

 

雨后,宗像单方面通知周防他出席今天傍晚的例行作战会议,周防对此当然没什么意见,说实话若非淡岛坚持,由他领头赤方舟上下会翘掉许多大小会议。

 

青赤联军作战会议上,宗像开门见山抛出了上一战的问题,半点都没有交待一下他自己在外三个月所得成果的意思。

 

“青族领地又被GR吞了四个镇区。”宗像语气中兴师问罪的意味有点浓厚,这个问题很尖锐,实在不利于原本双方合作的友好。

 

当时青赤领地同时遇袭,赤族领地临海,毫无疑问赤方舟在海上战力比GR强大不小,攻防重点也就放在那边,当中没有故意卖青族的意思。

 

但很显然,宗像眼中,青族是青族,赤族是赤族,战争结束后彼此还是互不相干的两方势力,战时己方保存实力,让对方多点去挡枪才是他的思路。

 

一时间,会议桌上分割成两边,就双方利益问题,宗像将这里也变作了战场。

 

草薙说道:“现在秋后算账没有意义,先将各自利益问题放一放吧。”

 

“将利益问题放一边,这场战争还有什么意义?”宗像半步不让,他拿眼睛盯周防尊,“你们因为地理优势,让我族充当你们挡箭牌很久了。”

 

“战后黄金一族的领地优先你们分割。”周防操着未睡醒的嗓音说道,让众人一时无语。看这人狂的,说得他们已经打赢了一样。

 

宗像将手上文件掀过一页,再摆弄两下光学投影屏,拿着战术板就开始圈点。

 

“上一次这里为什么防守这么薄弱?淡岛?”干净利落涮完赤王,宗像话题转得飞快,余下的人只得玩命跟上他的节奏。

 

迟疑两秒,淡岛回道,“这里是人工建筑,本来易守难攻,所以我们兵力并未派遣太多。”

 

“对方很清楚地形所以才如此容易推测出我们布阵,这里明明是乌崔玛莲因列内部属地,又是新的建筑,说战前就有探子潜入我族内部也未必能有如此针对性的布局。”

 

“所以呢?”八田皱着眉头粗声粗气地说道。

 

“到我回来为止伏见行踪还没有消息?”宗像终于将怀疑抛出。

 

“Saru就算被俘,也绝对不会说什么的!”八田拍案而起,出席会议的赤方舟成员都声援八田的观点。

 

场面有点诡异,伏见原该是青族的人,现在却是受到了赤族人的维护。也实在是两族的风气决定了此刻的诡异,青族冷静理智,赤族感性重义,共同作战以来有着分歧的大小会议中没有互相动手已经很是难得。青王此刻的强势和寡情,让在座的赤方舟成员很不舒服。

 

宗像瞥了八田一眼,懒得正视他的大呼小叫。“带着私人感情参与作战会议,我很怀疑你们之前都是怎么得出决议的。既然可能性存在,假设伏见还活着然后被俘,我们可以利用这点将计就计。”

 

八田脸色铁青地站在座位前,原本瘫在椅子上的周防上身前倾朝他压了压下颚示意他坐下。

 

“伏见猿比古用一点甜头诱骗他们上当,的确精彩,我们可以回应他的努力,但谁来保证我们大胜后他的安危?”周防一下点破了真相,宗像之前一番话语确实容易令人误会,特别是八田这种关心则乱的,也就是他了解宗像礼司才反应如此快。

 

“这个据点是伏见卖给GR的,假如我们没有察觉,继续懵然无知,下次交战,被伏见误导的GR一样会知道他们被伏见摆了一道,我们没有任何回应的行动,伏见的牺牲就白费了。”宗像一板一眼地说道。

 

“我去救Saru出来。”八田单兵能力彪悍,决策领导一向不是他会干的活,很少用到俯视整个战局的视觉自然事先参不透其中道道,他此刻被人点醒,才明白过来。突然有了伏见的消息,他整个人如火烧身般难受。谁来阻止都没用,他得带伏见回家。

 

“就算你有本事闯到御柱塔,就伏见一直以来的健康情况,你带回来的很可能是他的尸体。”宗像说道。

 

八田神情变得痛苦,被俘能是什么下场,他心知肚明,只是拼命克制自己不要想罢了,否则他一秒都待不住。

 

去御柱塔抱着他一起死就很不错,八田咬着下唇将这傻话咽回去。

 

“让御芍神紫帮忙怎样?”草薙说道,“他既然有本事能暗藏无色之王和黑犬在那边。”

 

草薙没有说下去,但意思很明显,是时候用御芍神紫这着棋了。

 

“不必了,我直接传讯让伊佐那社来处理伏见的问题,现在集中精力思考利用伏见制造的战机吧。”宗像很是轻描淡写,对八田的不安根本起不了安慰作用,或者他压根没想过去安慰谁。

 

明明他亲弟也在战局最凶险的地方,他看上去就像是谁死了都无所谓的样子。

 

周防眯着眼,他想这个狠心的家伙真是容易招人恨。也就自己明白他可悲可怜的地方,虽然这些地方自己身上也有。

 

他扯着草薙的手,就他手上的打火机给自己再点燃了一根香烟,吞云吐雾然后开口说话。他一口气说下来,并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

 

会议上一片寂静,连宗像都愣住了。宗像心下不爽极了,果然争端让人发狂,战争让人变态。过去那个热血白痴现在用起脑子来结果让人叹为观止。

 

但青王就这样被赤王震慑了,也是很不科学的。“这个疯狂的作战计划需要细化。淡岛,让情报组分析一下他们前队长可能给GR设下的圈套,然后融合到计划当中”

 

“明白。”淡岛回道。

 

“然后此战的情报工作,由草薙出云……”宗像朝草薙望去,后者举了举手示意明白,“还有我来负责。”

 

草薙的烟掉了,其他人的反应也差不多,周防也愣了。搞情报工作一不小心就搞成伏见那下场。搜集情报那是比前线更靠前的地方,如何凶险可想而知。

 

并不是说王不该上前线,参考赤王的举动,实在不该怪青王有这种想法。但他们原本都想着青王是来接管指挥大任,从而释放赤王战力的。

 

被周防死瞪着,宗像淡定说道,“这是你想出来的作战计划,被你的能力惊艳到的不止我一个。诸位其实很明白,三个月的时间,你对我们联军实力的掌握比我深,没必要先破后立让大家重新适应我的领导。而且我来引导这次突袭只会做得比你更出色。毕竟,论实力,你打得过我吗?尊少爷。”

 

前面几句还是很有道理的,说到后面宗像还是忍不住用事实挑衅,都怪这些人对他的出战表现得太意外,虽本意并非要显摆,但为了作战的成功率,他得提醒他们一下,赫赫有名的天狼星是谁。

 

就他跟宗像单打独斗赢面如何的问题,周防噎了。

 

然后周防一肚子火,不巧他就是深信宗像回来他便得以解放的其中一员。

 

安娜呵呵一笑打破僵局,她记得小时候,十束给她的电话里讲过,在俄国他们的王偶尔拼酒拼输给宗像,都会一副自我怀疑的不甘样子。大概与此时赤王的表情类同。

 

会议在安娜的笑声中过渡,由淡岛拨乱反正,重新严肃起来。

 

 

 

伏见做了个噩梦,他在密集扫射的子弹中穿行,掉到布满尖锐钢筋的坑洞里,身上许多地方被贯穿。他身下,整个城市排放出来的污水在流淌。

 

那日,他被谁从那群流氓手中救起了,模糊的意识中他感觉那人似曾相识。在他昏睡的耳边说着,他们得离开下水道,那个地方不干净。

 

接下来数日的发热让伏见丧失了行动能力,他只得安静地恢复。当他察觉到救了他的是什么人,他便再不敢睁眼,他闭着眼假装自己意识全无,直到那个人离开。

 

恢复行动能力后,他发现自己在离御柱塔极近的地方。那是一座教堂。感谢信教的克劳迪娅,战火没有蔓延这个地方,且因战乱空无一人。伏见决定继续自己的情报工作,虽然送出情报的机会几乎于无。

 

第一时间,他想到先掌握御芍神紫的行踪和消息,当然他不敢轻易接触对方,导致御芍神紫在黄金之王面前暴露的话,那损失大概跟丧失青族全部领土差不多。

 

跟了御芍神紫几天,他发现御芍神在安排人转移,那小心翼翼瞒着人的样子,显然要转移的人不是能光明正大出现在黄金一族领地上的。

 

他吊在他们后面,帮压阵的黑犬捡漏。伊佐那社跟一个行动不便的白发怪人撤离后,御芍神紫突然对黑犬起了杀意,那围杀的意图太明显,他旁观者清,但身陷其中的夜刀神未必知道这是御芍神紫的出卖。伏见不知道御芍神紫的企图,既然御芍神紫只伏击夜刀神,也不算跟青赤彻底翻脸。要费时间推测御芍神紫的意图显然太耽误事,伏见只清楚想到一个问题,断断不能让夜刀神跟伊佐那社失散,失去黑犬的保护,无色之王就要折在敌阵中。冷静理智地做完黑犬加无色之王作用能力大于自己的算术题,伏见带着这事很麻烦,自己劳碌的命也很麻烦,这样的抱怨冲上去。

 

御芍神紫暂时没有出卖青赤联军的意思,当御芍神将自己公事公办交给GR收押后,伏见便清楚。只是他还搞不明白,御芍神袭击夜刀神的理由。伏见在受刑的时候分析着,一般想做掉黑犬的人,最终目标都是明显的,御芍神紫对伊佐那社毫无善意。

 

伏见从噩梦中醒来,半边身都是麻痹的。铁床上什么都没有,他直接被捆手捆脚装在睡袋中。即使没有镜子,根据疼痛的地方来推断,他可以想象到自己的样子。原本以为可能需要一个跟八田一样的眼罩,现在搞个遮着半张脸的面具还差不多。

 

“哈……”伏见用嘶哑残破的声音笑着。

 

 


2015-06-08  /  31热度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