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仇者之舟-亡于天国-78

78

 

吠舞罗号沿舞水河向银宫方向前进,相当于向GR驻守的腹地突入,可想而知受到了怎样激烈的反弹。得知指挥部决定逼近银宫的消息,从左右两翼向突进的青赤联军心下就是一惊,为了掩护指挥部他们需要想尽办法将战线前推,说是压力倍增也是过于轻描淡写。

 

赤方舟当然义无反顾,第四王权的人却没那么好商量了,但军令如山,他们只能一时在心里抛弃素养骂骂街。

 

淡岛在吠舞罗号上直接拍了赤王的桌子,“阵型会乱,一时不察便会被趁虚而入!请你考虑一下严重性!”

 

周防尊抬眼与她直视,看似没什么力度,里面却是一层坚冰,丝毫不为淡岛的话所动。“有更紧急的情况,至少掩护吠舞罗号突进雪湖外围,重新布防,佯攻御柱塔。”

 

“报告!”周防尊话音刚落,便有情报组的人来汇报战况。“青王阁下正带人攻占御柱塔。”

 

周防咧开嘴,唇边的尖牙嚣张地露出,似乎对那人的所为十分满意。情报组的人又接上了话:“青王阁下传话指挥部负责人,[不知道你个火鸡脑袋在想什么,就这样大咧咧将背后甩给御柱塔是想被人背后插刀吗?]以上!汇报完毕!”

 

周防的笑容立马收住了,额角隐隐有青筋浮起。御柱塔是绝佳的制高点,炮轰从底下经过的吠舞罗号的确很方便,周防只是没有抢在宗像之前作安排而已。

 

看着隶属第四王权的情报组人员离去的背影,周防深刻怀疑起宗像的人都集体培训过如何花式嘲讽赤王。

 

淡岛可没有被这插曲忽悠得想不起要事。“到底银宫有什么比战胜这场战争更要紧的事?请回答我,赤王。”

 

“白银可能还活着。”

 

淡岛干脆地一愣。

 

“不过也可能快死了。”周防侧头看着沿岸战火,“我不了解那个人,不过看他这样生熬着,确实有未了事。”

 

周防并非在征求淡岛的意愿,所以他没去管她有什么反应。淡岛得知此事,也只是想到事关白银之王和黄金之王,的确是比战争还大的事,这两个人加起来能动摇的范围太大了,比发生在战场上的生生死死更容易影响未来。青王跟赤王同时缺席,让黄金之王和白银之王随意书写历史,这漏洞太大,比战争失利更严重。淡岛转身回到自己岗位,天时地利人和,她可能还有缘送她这位血亲最后一程。

 

当宗像得悉吠舞罗号的航向,先是对草薙抱怨了一句你家王终于暴露自己的智商了吗?随后还没等草薙为周防辩护两句,宗像便说出让草薙反过来怀疑青王脑子有没有问题的行动计划。

 

掩护吠舞罗,攻占御柱塔。

 

就这十个字,宗像说出了一如既往的坚决果断。而草薙在这之前从未怀疑过宗像礼司有不经大脑思考就说出口的话语。

 

草薙惊愕完了,也不提异议,提枪就去执行这项九死一生的新任务。宗像就近调动了一组人,草薙看见日高出现在这组人里面,无形放松了些许,总算是来个能分摊担子的人。日高灰头土脸的,仍能朝他没心没肺地笑,眼中有些猩红在闪,是被战场激出的狂热。他默默调试假手,义肢的调整他早驾轻就熟,跟保养自己的爱刀一视同仁。

 

时间刻不容缓,宗像清点完这些人,未及什么正式的休整便带着他们悄然接近御柱塔。

 

草薙跟这组人一起得知了自己的具体行动任务,觉得自己出战前写的遗书有九成在这个任务结束后用得上。也许一行人此刻的想法都惊人地一致,那就是希望遗书上没有什么遗漏,免得给亲人朋友添麻烦。

 

他们行进飞快,从距离御柱塔外围十几米的下水道向内入侵,保全系统黑入便交给了赤方舟的IT后勤支援负责。顺利进入后草薙跟宗像各领一小队人分兵,草薙带人小心避开巡逻兵力一层层往上安放炸药,宗像带人在外墙上攀直取塔顶,扰乱GR指挥部。

 

宗像仿佛驾驭着夜风破窗而进,GR指挥部立马骚乱。宗像看似在自己人枪火掩护下潇洒落地了,崩裂的镜片没影响他的眼神,一下寻到就近散落着宗卷长桌,他避过一波扫射,滑进瞬间被子弹洞穿的长桌后,在自己穿了个血窟窿的肩膀堵上止血粉,随即喊道:“诸君,御柱塔内四处安放了炸药!”

 

子弹暂时停歇,宗像又道:“需要证明给诸位看吗?”

 

一切情况通过赤方舟中转的通讯渠道而被掌握,草薙在宗像话音刚落便下令引爆他们入侵御柱塔那条下水道落下的礼物。

 

连续的爆炸声传来,这些GR领军人物开始窃窃私语。

 

“你想怎样?英勇无匹的青王阁下。”几分熟悉的轻佻声音响起,是御芍神紫,在GR的指挥部见到他宗像一点都不意外。“你将我们都炸死了战争也不会到此为止,这有什么意义?”

 

“要炸的是御柱塔,不是你们,将黄金一族的精神象征毁灭,这是传承的断绝,我觉得很有价值。”

“甚至将你自己赔上吗?青王,两相衡量明显得不偿失啊。”

 

“报告!敌舰吠舞罗号已经进入攻击范围!”GR中有人向军队高层汇报。

 

“好想给赤王放个欢送的[烟花]啊,但你肯定不会让我们如愿的对吧?”御芍神紫不无遗憾地说道,然他心中却十分庆幸,他刚还忧虑着怎么在保全自己的情况下保护吠舞罗号,没料到青王为了掩护赤方舟竟就这样直闯进来。

 

但很可惜现场不是他一个说了算,他一个搅合进来的外族人,GR还轮不到他当家做主。

 

GR领军人物都长着同一张面孔,或者说都是一张张坚硬的兔面具。生前死后,他们都只有这么一张脸,他们只会分析情况根据国常路大觉的吩咐作出反应。所以他们丝毫不惧宗像礼司的威胁。

 

御芍神朝宗像躲藏的位置走了几步,马上被GR的人劝止,但一切发生太快。

 

御柱塔准备攻击正在底下舞水河行经的吠舞罗号。

 

御芍神紫状似头痛地叹一口气,宗像也遗憾地叹一口气。而双方叹气的时候,前者正被后者用枪指着眉心。

 

御芍神紫万分合作地被宗像挟持了,但于事无补,宗像他们的时间不够,他甚至不知道御柱塔的炮台架在哪里。看情况他们只剩下一条路了——将整座御柱塔炸毁。御芍神当然没那么大方陪他们死,他主要是为了保住宗像一命——直到宗像下达命令为止。

 

宗像让属下都倒退着从指挥部出来,御芍神很不耐烦地对用枪指着他脑袋的宗像轻声问道,“你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快找个地方放了人家,赶紧壮烈牺牲吧。”

 

宗像扯开一个笑容,彬彬有礼温文尔雅。“阁下不知道炮台在哪?”

 

“我知道也没用。”御芍神紫回道,“GR没那么大空子让你钻。”

“真遗憾……”

“放弃吧,再拖下去你要害死赤王咯。”

“现在是他害死我。”

 

宗像竟然还有心情跟御芍神紫理论,御芍神不知为他这份闲心还是为他与赤王始终生死纠缠感到恼火。

 

宗像终究没让他久等,御芍神离开前总算听见他对草薙下达命令。御芍神带着讥讽的笑看着他背影,那笔挺的身影真像烈火中快被熔铸的刀。

 

 

夜刀神离开御柱塔几十米远,被下水道忽然炸起的火光吓了一跳,他自然无法知晓自己险些莫名其妙死在友军埋伏之下。他抱着伏见双双被掀起的热浪推飞,他尽量护着伏见向前扑滚了几圈,体力快彻底透支。

 

四处都是枪声,表示御柱塔下GR和青赤联军正在交火,假如运气不佳撞到GR的部队,他们就到此为止。夜刀神按下耳边一次性的通讯耳机,那玩意会就近借用赤方舟的信号塔做中转平台,信号微弱通讯道路单一,就算两军为窃取对方情报进行窃听大战也不易捕捉到他。

 

夜刀神跑到眼前有点发花,通讯耳机却一直没能联系上他的主人,直到眼前有人影晃动。安娜惊异神色一闪而过,果断让部属找医护兵接手伏见。安娜从纷繁的战事中挣脱一丝神思,仔细观察这个熟人,刚刚第一眼,她以为伏见已经死了,但被战事激发至极限的思维让她一下回神,跟青王出身同一个组织的夜刀神不会抱着一具尸体穿越战场。他们是杀手,不会做这没有意义的事。

 

夜刀神直到怀里一空,才松了口气,眼前恢复清明的同时,通讯才连接上。这来得有点迟,他已经得到支援,但他不介意给主人汇报一下情况。

 

“社,伏见猿比古已经救出,刚跟联军汇合,已经将人移交了。”

“辛苦了,小黑,你还在战场?受伤了没有?”

“一点轻伤。”

 

伊佐那社几秒沉默后,缓缓说道:“千万平安离开战场,小黑。”

 

夜刀神撑着膝盖,蹬直疲软的双腿在来来去去的联军中站起来。他抬头望着逐渐失去灯光的御柱塔说道:“放心。伊佐那社你是我的王,夜刀神狗朗为你所有,为你而亡,你是世上唯一有资格让我死的人。”

 

“谢谢你。”

 

通讯随之中断,小小的耳机永久失去作用。这是他们之间最后的对话。


2015-06-13  /  42热度

评论(4)
热度(42)
  1. 飘渺之翼-MunakataReisi白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