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仇者之舟-亡于天国-81

81



国常路大觉一直无法相信自己会爱上一个学者,居然有那么一天,他会终日惶惶然,心心念念一个人。他的性情纯粹,与人交际一向直来直往,他以为自己坚持,克劳迪娅终有颔首的一天。

 

然而,他与克劳迪娅之间一直有道坎,即使感情如何升温都跨不过去。

 

“是我的问题吗?克劳迪娅……”国常路大觉为情所困的神情已经让他的同袍战友都认不出他来了,尽管他不想逼迫克劳迪娅,但他的痛苦的情思已然无处安放。

 

克劳迪娅抱歉地摇头:“请中尉先生为我解惑,我们两族联姻真的好吗?”

 

国常路大觉站了起来绕过白漆桌子在克劳迪娅身侧单膝跪下,“跟我们的家族没有关系,请不要让我成为你人生中匆匆一个过客,请让我陪着你。”

 

克劳迪娅凝视着国常路一往情深的双眸,轻叹一口气,连忙将国常路拉住,近乎哀求地请他起来。

 

“我心里乱,中尉先生,陪我说说别的话吧。”克劳迪娅躲开了国常路的视线。

 

“好,一直会如你所愿。”国常路将自己投向克劳迪娅身上的视线放轻,不忍再加重克劳迪娅的心理负担。

 

克劳迪娅低头看着自己的芊芊指尖,说道:“中尉先生,你知道吗?我从来没想过自己的研究会成为颠覆世界的伟大发现。”

 

“已经足够惊人了。”

 

“明明一知半解,不要奉承我了。你更不明白我心中的卑鄙。”克劳迪娅苦笑道,“许多年前,我族先祖对那块陨石的研究已经相当全面而且深入,后来国内外燃起战火,研究方向开始走偏,后来将研究资料大量销毁也是不想留下太多恶名,我们的研究只是重走一遍先人走过的路罢了。”

 

“白银是伟大的一族……”

 

“还是罪恶的一族呢?”克劳迪娅激动地扭头看向国常路大觉,“中尉先生是军人,大概已经无法明白普通人对战争的恐惧。”

 

克劳迪娅眼中的水雾看得国常路大觉的心脏也快化成一滩水,她说道:“我对身为学者的自己感到自豪,对一族为这片大陆的富强所作的贡献自豪,但我也深深地恐惧着……”

 

“克劳迪娅……”国常路大觉的安慰还没有起作用,克劳迪娅便抬手向门外招了招,威兹曼嘿嘿笑了两声,走到他们跟前。

 

威兹曼好心地拍了拍国常路的肩头:“姐姐她并不是厌恶军人,现在跟我去散散步吧,让我姐姐好好想一想。”

 

威兹曼领着心不在焉的国常路一路闲庭信步绕到教堂后方,他朝国常路一笑,然后带着国常路进入地宫。

 

“这是哪里?”国常路望着四周静默许久,终于惊叹一声。

 

古老的地宫让他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他站在巨大的石板前,心脏一阵紧缩,后背浸出一层冷汗。

 

威兹曼挽着他的手臂柔声说道:“这里是真正的银宫,中尉先生,我们上辈子在这里遇见你还记得吗?”

 

国常路舒出一口气,稳了稳心神,石板带着一股神秘的力量,让人敬畏,若他不是军人,心理素质过硬,一般人在这种环境下恐怕会产生不好的幻觉。

 

“别消遣我,这么重要的地方让别人随便进来,你姐姐回头要收拾你。”

 

威兹曼坏笑两声,语气轻松地说道:“没关系的,她知道我今天要负责带你进来看祂。”

 

国常路双眼视线一直被石板吸引,祂实在太巨大了,仿佛偌大地宫,都被祂的呼吸笼罩。

 

“请您牢牢记住我接下来跟你说的话,中尉先生。祂从来没想过要成为杀戮的力量,一切都是人类自身的选择。”

 

“祂是怎么成为武器的,祂释放的能量被人类采用了?”

 

“古时候,我们先人以为祂的恩泽是纯能,后来发现祂的能量时才知道祂和祂的恩泽都是物质。”威兹曼一向形容有些懒散,此时整个人依靠着国常路站在石板跟前。

 

“这其中的复杂中尉先生恐怕不愿意听,反正后来战争爆发的时候,祂发挥大作用了,先人突发奇想造了一只巨大的方舟,上面搭载着比今日还要先进的武器,将战争的火海当作接连彼岸的汪洋,战争结束以后我们一族因各方掠夺迎来了灭顶之灾。人被逼到绝路,会将绝望放大到将敌我都笼罩的地步,也就是复仇。

 

先人不惜将掌握的技术毁于一旦都不让别人窃走,但被攻击的我族也不是铁板一块,有些人想从流血事件中独善其身,我族也就开始爆发内乱。也就是内乱期间,出现了石板辐射的受害者。”

 

“辐射?”国常路不安地问道。

 

“你不是也听见了吗?Hinmeruraihi的号角。”威兹曼带着点天真烂漫抱怨道,“从前姐姐提起Hinmeruraihi便很幸福的,直到你来到了银宫。”

 

“为什么?受害者又是……为什么?”

 

“因为你是黄金一族的军人。”威兹曼摇晃一下国常路的手臂,又重新依靠着他,“石板的辐射让那个失去了身体的人的意识活了下来,那个受害者看着自己的尸体思考自己的存在,他的记忆,他的人格……反正就是各种各样,你想明白了吗?中尉……”

 

国常路又感到一阵晕眩的恶寒,“什么?”

 

威兹曼叹息:“这是姐姐让我告知你的,我们一族最大的秘密……银宫里不老不死的存在。中尉你是不是有点紧张,身体都绷紧了哦。”

 

国常路深呼吸了几下,眼前的石板仿佛要砸下来般充满了压迫感,他问道:“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没想到中尉也充满了学究的精神气。我们知道大概是为什么,我们还知道要怎么做,几代前的赤青两族族长在石板面前宣誓守护对方的族长,是石板辐射的缘故,他们意识的一部分被抽了出来,完成了跟对方意识的融合。”

 

国常路认为这简直匪夷所思,而且极度可怖。“他们疯了?”

 

威兹曼说道:“说了是因为石板辐射的缘故,并非他们自愿,赤青两族的族长从我们先人那里得到了石板的力量,从青族领地开始贪婪地填海造地,到今天的赤族领地沿海为止不断扩充。为了防止野心勃勃的赤青两族迅速崛起,那个不死意识让他们见识了石板。”

 

“辐射让他们的意识……”

 

“是的,只要一念之差,他们的意识就会侵占对方的身体,或者其中一个的意识会在这个过程中彻底消失。赤青两族对对方的执念,是一味毒药,世世代代埋在骨血里。”

 

“这……这都是什么,实在是难以置信。”国常路努力忽视那阵毛骨悚然,却一再失败。

 

“你不相信吗?”威兹曼失望地嘟嚷,“意识剥离,就是,就是故事书里写的灵魂出窍,类似这样的,不明白吗?”

 

威兹曼不明白国常路的走神到底是因为什么,国常路的胆战心惊他半分都无法理解:“你不相信我们做到了吗?好比如我可以抽离自己的意识到姐姐身上,跟中尉你谈恋爱……”

 

这是最后一根压垮国常路的稻草,那一刻理智远离,他无意识地振臂将威兹曼掼到了地上,过了好一阵子,才后知后觉地回神发现威兹曼躺在地上抱着膝盖龇牙咧嘴。

 

“中尉你这个人真是……粗鲁!我突然觉得姐姐不能交到你手上。”威兹曼大声抱怨着,半点没有了刚才柔声说话的阴森。

 

国常路慌忙过去查看他的伤口,“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

 

威兹曼没好气地瞅着他,“所以说了,你是黄金一族的军人,你们一族跟我们联姻不是普通的强强联手,你族想要我们的知识和技术,要娶我姐姐过门,你不要知道这些吗?”

 

国常路更没好气地说:“我不想知道这些!”

 

“你觉得这些很邪恶吗?”

 

“我还不知道要怎么定义这些。”

 

“你们的教义不是将永生跟恶魔挂钩吗?”

 

“我不至于愚昧至此,但也不认为这是对的!”

 

“好啊,你听上去真无辜!”

 

“为什么要对我发火?你们做研究的不是对不同意见包容得很吗?”

 

“你是黄金一族的继承人。”

 

“所以呢?”

 

“所以我跟姐姐考虑很久要不要扶植你,让黄金一族称霸大陆,以后利用你族的强大提防赤青两族的复仇!”

 

国常路将双手扶在威兹曼受伤的膝盖上,失望地闭上双眼:“我……我没想过利用克劳迪娅的头脑和技术。”

 

“你忠于谁?忠于族长还是全族?忠于自己的私心还是世间大义?”

 

“我曾经以为这没有区别。”

 

他们都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除非全世界被石板辐射了,不然人岂会没有争端,人心怎么可能一统?”威兹曼眨着无邪的双眼看国常路犯傻。

 

国常路头痛得很,后脑像被人狠敲一记,脑内嗡嗡作响。他的佩刀就挂在腰间,手掌上的茧子都是常年握刀而来。

 

“威兹曼……我……”国常路伏在威兹曼身上,如山将倾。他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如若相信,他之前的人生将被覆灭,此后的人生也将混乱不堪。

 

他知道这俩姐弟的善良,毫无心机地活着的侥幸不会一直持续,要不是他们从此变节,便是从天国掉进地狱。他要扛起自己崩溃的世界,并保护他们不受伤害。

 

威兹曼拍着国常路僵硬的肩背,轻声安抚。“没事的,我们的研究会让这片大陆上的人都很幸福的。谢谢你来了,中尉,这里发生的事多痛苦啊,你就像一道阳光……”

 

光?比不过纯白的你们。

 

国常路不知道自己看着谁,用力环抱着谁,模糊间仿佛是克劳迪娅来了,又仿佛一直只有威兹曼。

 

国常路终于知道自己并不无辜,他可不会放任赤青两族膨胀到吞并自己一族。甚至,那一刻充斥他脑中的是一副辉煌的版图,他会以守护的名义在地上称王。

 

那天他只是国常路大觉。

 

以后他是伟大黄金之王。


2016-03-06  /  36热度

评论(8)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