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仇者之舟-船棺-102

102

 

Neko痛心地发现,这个堪称大陆权力巅峰之一的青阁里,有人眼中出现了绝望。宗像礼司永远是对的,如今他言下之意就是我们只能等待消亡。青王对现状低头,意味着青阁的战败。这冲击太大,一时无人能回过神来。

 

“每个出生在这片土地的孩子都有可能……因为领地……”安迪有点艰难地向宗像礼司求证。

 

这是他亲眼“看见”的历史,宗像脑中的所有信息都是证据。他随时能感知,感染Hinmeruraihi的病体身在何处,哪里又降生了带着Hinmeruraihi的初生儿。他能感觉到大陆底下犹如庞然怪物般的Hinmeruraihi集合体凝聚着每一颗砂石。他的神经元连接着德累斯顿石板历史的长河。

 

幼年时,Neko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与一群灰狼长大,被青族捡回去的时候她还不足十岁,但野性一直在她身上扎根,比起理性分析,她更擅长使用直觉。她偷偷看一眼此刻端坐主位的宗像礼司脸色,感觉一阵心慌。她与这个亲手指导过自己的男人从来都只有疏离,宗像礼司的人性里面掺杂了神性,让她不敢越雷池半步。反而,她对人性里掺杂兽性的周防尊更感亲近熟悉。宗像礼司的理想世界遥不可攀,Neko决定将希望寄予赤王。

 

Neko着急地前倾身体,双手撑在桌上,“阁下,赤族研究Hinmeruraihi多年,他们甚至开发出它的分支力量加以利用,我们为什么不找他们?这事关整个大陆。”

 

“我没有放弃希望,”宗像回答她,“阻止Hinmeruraihi摄取生命去构建我们脚下的‘诺亚方舟’。”

 

“阁下,我恳求你见一见赤王,”Neko焦急地说道,“伊佐那社留给小黑的匕首不能交给他,这是您说的,匕首不能让任何人使用,是因为你刚才提到的那些对吧?”

 

“不用担心,Neko。”宗像交错的十指搭在膝盖上,“周防尊现在没有办法避开我。”

 

“你留下,”宗像好似看不见Neko一脸惊惧,环视众人,“其他人先退避,Neko会执行我的一个命令,时候到了她会替我向你们下令。”

 

众人齐声应是,悉悉索索的声音伴着众人沉重的脚步声远去,能入驻青阁的人都是昔日上过前线战场的干部,那时候在战火中离散的民众眼中的惊悸绝望到今天他们依然历历在目,所以此刻明显压抑他们胸膛的是无力回天的不安。

 

Neko一脸惶恐地从末位靠近到宗像身边,在宗像的示意下她紧紧并着双腿坐在一边也纾解不了多少紧张。

 

宗像看着墙壁上挂着的大陆地图,他指着一处问Neko:“知道大陆第一海湾在哪里吗?”

 

“知道,”Neko像个最规矩的学生答道:“归舟湾,受大西洋环流影响,海流在海湾内逆时针方向流动,海岸常年阴雨连绵,多有风暴,经常海水倒灌大陆河川。”

 

宗像收回手指,看向她,“我要你拿着周防尊转让给我的赌场利润跟栉名安娜做一个交易,告诉她你需要掌握抽取Hinmeruraihi的核心技术,规格对象设定为德累斯顿石板。”

 

“啊……”Neko懵懵懂懂地张嘴,“是。”

 

“拿别的东西跟栉名安娜交易,她恐怕谁的面子都不卖,即使是你去跟她交涉,记住强调你手上拿的是周防尊迫不得已转让给我的私人资产利润,她不会甘心让原本属于周防尊的东西在我手上待太久的。”

 

“可是德累斯顿石板……”Neko知道那是随时可以改变世界格局的东西,安娜明知道宗像礼司对德累斯顿石板有所图谋,怎么可能轻易答应。

 

“你告诉她,青族愿意完全交出德累斯顿石板的监管权,到时候除了赤族的人,没有任何人可以接近石板,即使我们得到了抽取Hinmeruraihi的技术,对石板同样什么都做不了。”

 

“那这到底……”Neko完全被绕傻了,不明白宗像这样大费周章到底为的什么。

 

宗像微笑摇头,“然后,你找黑犬帮你利用这项技术打造一艘密封的船棺,资源补给等事宜你随时支使青阁的人”

 

Neko虽然摸不着头绪依然一一点头。

 

“再造一艘,不需要浪费资源将整套技术造进去,外形一样就可以了,用以防止万一模糊视线,分别安放在归舟湾内湾两端的海底洞穴。”

 

宗像注视着Neko漂亮的异色瞳,再度确认:“都记清楚了吗?”

 

“明白。”Neko简短有力地回答他,在他的示意下离开了会议厅,留下宗像礼司一人长久地望着地图出神。

 

青族的情报组很快追查到因幡橙香等人的行迹,在独自离开乌崔玛莲因列堡之前,宗像联络了随侍淡岛世理的吉野弥生。

 

对方终于等来了宗像的主动联系松了一口气,马上急切地汇报她们的困境。“阁下!我们被监视了!”

 

“我知道,吉野,”宗像镇定的声线让吉野也随之冷静下来,“不要让孩子吓着了,这是你的第一要务。”

 

“是。”

 

“现在我们的通话也在监听之中,但你不需要在意。”宗像没有停顿,“另外照顾好淡岛,你们不会有事的。”

 

“是,保护夫人少爷本来就是属下的任务。”

 

“很抱歉,疏忽了对你们的照顾。请你原话转达淡岛。”

 

“是。”

 

“接下来在我的说话结束前,你不要挂电话。”

 

“明白。”

 

“栉名安娜小姐,你在听吧?”

 

沉默持续了数秒,吉野听见了传说中赤王继承人的声音,那是一把轻盈悦耳的女声,似攒满阳光的羽毛,柔软无害。

 

“青王,尊说您会让霍拉旭尽快回到我的身边,劳驾了。”

 

“会的。周防尊现在在干什么?”

 

“应该跟御芍神紫还没起床吧。”

 

宗像轻笑,“你最好劝他安分点,你也不希望救出霍拉旭赔上了周防尊吧?”

 

“抱歉,没听懂。”

 

“即使是十个霍拉旭先生被绑走,你也不会让周防尊身犯险境,我要是看见他,会忍不住把他的头砍下来的。”

 

“我知道了。”

 

宗像利落地挂掉电话,拎上武器从密道悄无声息地离开乌崔玛莲因列堡。

 

 

晨光洒遍大陆的时候,御芍神紫提着周防尊的衣服外套站在门边,等待安置好身上枪套的周防尊走过来。

 

他一边帮赤王套上外衣一边跟他说道:“大小姐说青王出发了,我们去看着夜刀神以防有诈?”

 

“对手是宗像礼司,这样做很有必要。”周防尊随意扣了两个衣扣,推门往外走,“你不是也闷得慌?带你多走动。”

 

御芍神紫对周防这种溜宠物似的言论暗自好笑,他一边觉得自己为了周防尊而平静下来的生活感到索然无味,一边因为生活在周防尊身边拥有他一举一动而兴奋不已。矛盾得有些煎熬,又从所未有的新奇。

 

他看着周防尊剪裁合体的收腰上衣,对那掐得刚好的腰线咽口水。他能看见各种各样的他,但却无法理解他一个从鼻腔而出的哼声气音所表达的到底是“老子很烦,闭嘴。”还是“这杯酒还不错。”,抑或单纯只是一个哼。

 

当然,他不会因为读不懂周防尊的情绪而挫败,他想要的东西没有那么深那么复杂。

 

周防尊领着在他身后哼歌的御芍神紫一路乘车到了黄金领地和青族领地的交界,进入一座在安娜名下却一直由无色之王管理,尘封多年的化工厂。

 

走过锈迹斑斑的铁闸,他们绕过破旧的办公区,走到了一处四方建筑,这里是化工厂的配料室,里面被收拾一新,几个方舟者轮流监视着的人被他们好吃好住地供养着。

 

即使如此,周防尊看见的夜刀神狗朗还是状态奇差。青年身上的衣服被冷汗浸湿了又被体温烘干了,手腕被手铐磨出了数道血痕,眼下两片青黑,嘴唇干裂起皮。

 

“怎么了啊?小狗朗。”御芍神紫趴在门框上审视坐在床边的夜刀神,有意无意隔着他与周防尊,随时防范着他向赤王发难。

 

周防尊直视守在这里的方舟者,那人惊出一身冷汗,垂首说道:“他拒绝进食,我们已经想过许多办法,尊哥……”

 

周防尊向后偏头,示意他退下,然后摸出雪茄叼在唇上。“因幡橙香、三科草太、日向千穗、浅间樱,你那些老同学绑走了对于赤族而言一个很重要的人。”

 

夜刀神抬头,怨恨的目光将周防尊从头到脚洗了个遍,周防尊拖了条椅子过去,坐在他对面,两人的膝盖几乎碰到了一起。

 

“你那些老同学知道你被我们控制住了?”周防尊双肘撑在大腿上,上身前倾,用一派放松的姿态给夜刀神制造压力。

 

因为赤王的出现,夜刀神的处境更加无力,他没可能在这个男人的眼皮底下出逃。“怎么可能?”他那些同学因为伊佐那社的缘故算得上半个特工,但终究不是专业的。

 

“我拿你跟宗像礼司做了个交易,他现在去找你那些老同学麻烦了,”周防尊盯着夜刀神开始剧烈起伏的胸膛,“你比较希望谁回不来?”

 

“卑鄙!”夜刀神怒骂,惹来御芍神紫咯咯地笑,御芍神低声笑道:“跟着伊佐那社那只狐狸这么久,怎么还是没学聪明?”

 

“伊佐那社将你保护得很好。”周防尊同意御芍神紫。

 

“你闭嘴!”周防尊嘴里提起了伊佐那社让夜刀神怒不可歇,几乎到了歇斯底里的地步。

 

夜刀神赤红着双眼,拖着虚弱的身体,前倾掐住了周防咽喉,仿佛没注意到自己满脸清泪。“你杀了他!不许提起他!”

 

周防尊用拇指抵住了夜刀神双掌的虎口,让他施不了力。“我杀他,是因为他不是好人。”

 

赤王的语气听不出冷漠,也没有多少怒气,他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你除了为他伤心、难过、愤怒、怨恨,你能不能替他做点补偿?替他为这个被他搅得乱七八糟的世界……”

 

夜刀神狗朗长久地盯着赤王,眼神由鄙夷变得沉寂,他软了下去,跌坐回原来的位置上。“没有人是无辜的,即使你们认为自己没有错。”

 

“也许是吧。”难得周防尊有妥协的时候,他安静地等待着夜刀神的决定。“告诉我,伊佐那社有没有遗留任何方法,防止地下崩塌,领地解体。”

 

“那匕首……你们在我身上收缴的匕首……”夜刀神垂着头喃喃低语。

 

御芍神紫谨慎地将方舟者呈上的匕首放在离周防尊和夜刀神有一段距离的铁桌上。

 

“有些眼熟……”周防尊审视那把通体灰黑粗糙的金属,剑身细长,两只成人手掌拼接的长度,没有任何花纹装饰,看上去像陈列在博物馆里,罗马时代军团装备的最简朴的短剑。

 

“伊佐那社的遗物,青王使用过,在你身上刺了三刀。”御芍神紫替夜刀神回答。


2016-07-16  /  37热度

评论(7)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