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仇者之舟-船棺-108

108


大陆有一年冬天,雪珠下了整整一个月,但因为栉名安娜的婚礼,战后不尚奢侈的各族还是让鲜花铺满了结冰的舞水河,阵阵香风伴着寒意,沿着舞水河的流域扬撒到各处。


安娜的身世在成婚这天也彻底公开了,她父亲是赤族前两代王,母亲是前两代无色之王的亲妹,外祖母是青族羽张迅的堂姐。单轮血统的强大,仅次于身份尊贵的淡岛,淡岛由白银之王阿道夫·k·威兹曼近亲诞下,过继到克劳迪娅·威兹曼膝下来继承家系,并有着青族之王血缘,与现任青王结了婚且将是下任青王之母。



即使如此,她的婚礼没有太奢侈铺张,许多大小人物还不请自来,所以没人埋怨她的婚礼场面大。


还是这座教堂。周防夹着烟出现在安娜婚礼现场的时候说了这样一句话。身边的人奇怪地看着他背影,御芍神缠了上来,说道:“你表情好复杂,这地方有那么糟糕吗?”


面对御芍神另有其意的眼神,周防没有任何反应。周防开始保持着不让御芍神有太多期待的距离。如今他的心属于宗像礼司,所以他明确拒绝御芍神,但他保持自己将来爱上御芍神的权利,他衷心希望宗像礼司不是他此生爱情的主宰。当然选择权也在御芍神手上,周防随他意,什么时候留什么时候走,只要御芍神自己乐意。周防尊对御芍神的好,是呼吸般自然的事情,是本能反应,也是周防尊人生中所有的情感表现,他无法自控——除非他生命中不曾爱过任何人,不曾拥有友情亲情。他和御芍神都头脑清醒地明白到,这一切于他们双方皆是虚妄,是周防尊感情错位的恶果,也无法改变现状。


周防没跟御芍神交流心情,他老老实实地坐在属于赤王的主位上表情冷淡地供人膜拜。御芍神看他不情不愿又不得不为的模样,笑得肚子痛。


婚礼上最忙碌的人要数草薙,他四处悠转一遍遍确认婚礼细节,玫红花球挂在拱门上跟那红地毯铺展得美轮美奂,让安娜那双只看得见红色的眼将自己行礼的路看得真真的。


该到的人都到了,大多数人虽不解但抱着单纯的祝福心情出席这场门第悬殊的婚礼。


八田站在窗下,光透过窗上彩色的图绘,在他脸上身上留下斑斓的痕迹。他神情寂寥地看着人影憧憧的教堂,心中念叨,又是一场无聊的婚礼。


好像人生中经历过多少场婚礼似的,八田小声嘀咕,这跟当年那场婚礼有什么区别?他也许十分期待等下上演一场戏剧性的私奔,或者抢亲。然后在他记忆里一圈一圈美丽地旋转,让裙摆绽放成红花的女孩能得偿所愿,幸福下去。


场内的一派祥和,一切有条不紊,草薙将手上事情吩咐下去后,步至周防身边让他准备牵引安娜进场。周防早掐灭了烟并一直忍耐瘾头,他抬眼看西服革履的草薙,一身整齐笔挺的男人带着催促的眼神看他。周防摇头对他说道:“她会更希望是你。”


草薙有一丝担忧,毕竟周防是赤族之主,由他来做这事情为安娜身份增加一份荣光,才显得得体。只是时间临近而周防异常固执地坚持,草薙只好理了理自己的额发,浑身紧张地转身到门外迎接安娜。


立在教堂门前安静等候的新娘见是他行来,站在冬天温暖的日光中对他笑。穿着洁白婚纱的安娜秉着鲜红玫瑰,对草薙伸出了手。草薙有些僵硬地将她手收在臂弯内,换了两次站姿还是放松不下来。


隔着头纱,安娜侧头看着草薙硬朗的脸部线条。阳光暖融融烤着后背,就像那里要生出羽翼般灼热。她柔声低语:“我要嫁人了呢。”


草薙呼了一口气说道:“是啊,这么快……”


安娜低笑几声,一点都不羞涩地问道:“担心吗?”


“担心。”

“舍得?”

“舍不得啊,我们安娜温柔恬静,虽然有时候有些调皮。”

“我不会对别人调皮的。”安娜面朝教堂厚重的门说道。


草薙转头看她,为她整了整头纱,透过那白丝看见安娜的眼。自己年轻的时候总不自量力地以父兄的角色自居,那个窝在怀里会笑会闹的女孩儿,竟不知什么时候长成了女人,像他生命中一场宁静的细雨,真正水一样的人……给过他支撑,陪伴了许多日月,然后今天她要嫁出去了。


安娜再没有什么话对草薙说了,看着草薙毫无预警落下的泪,她用绢丝手套为他细细抹去。


该怎么说?草薙无法解释此刻的眼泪,脸部表情已然不受控制。他捂住嘴,想自己都几十岁的人了,还这样婆婆妈妈的,这是反过来给安娜添麻烦了。今天为止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用成婚礼服帮他擦泪怎么能行?他拉下安娜的手放回臂上。


仪式开始的音乐声响起,周防仿佛作了噩梦一样蹙着眉头,他坐在首排缓缓转过头去看。


教堂的门缓缓洞开,安娜笑着踏上她的红地毯,草薙在她身边,这个英挺迷人的男人没法停止眼泪。她随着草薙的脚步走,为草薙的眼泪感到一些无奈,一些欣喜。


霍拉旭站在地毯尽头等她,敦厚和善的青年,他一定是到生命终结为止都爱着自己妻子的丈夫,安娜为此高兴并会在神前发誓与他白头偕老。


只是踏着草薙眼泪的那一路,她在心中是这样说的。


我爱你,出云……


我啊……从你最清俊的岁月到看着你生出少许白发,看着你变得有些沧桑的脸。而对你的这份爱,是力量。


你就是我心中所见的那道彩虹,我在你臂弯里鼓起了看清这个世界的勇气。


有你,我便不再残缺……


草薙稍微弯腰隔着头纱在安娜脸颊上亲吻,留下些许苦涩水滴,以示多年亲情的温馨。然后将安娜的手递交给霍拉旭,草薙退开一步,往脸上抹了一把,也不在乎谁来取笑了,看着新娘和新郎交握的手,他在一旁露出微笑。


安娜看着自己戴上婚戒的手,那双为草薙拭擦过眼泪的手,在那上面没看出什么不一样,但又的的确确不一样了。


在教堂前,在圣洁悠远的钟声里,她往天空抛出捧花,被欢呼包围,被碎花浇撒时,她才感觉自己的任务完成了。这就是她一生只有一次的婚礼。


观礼的众人跟着安排退席转移到宴厅会场的时候,淡岛牵着光的小手,走到新人跟前,与他们分别握手并祝福。


“谢谢您来观礼,夫人。”安娜揽着婚纱裙摆蹲下身去,给她的孩子一个亲吻。


“安娜姐姐,祝您新婚快乐。”青族未来的继承人扬起粉扑扑的小脸,乖巧地说道,浅色的发深色的眼,一眼看上去跟青王宗像礼司好像没什么关系。但青王说这是他儿子,谁敢说不是呢,对吧。


安娜看他的眼神变得意味深长,在她打量孩子的时候,淡岛也在打量他的夫婿。霍拉旭能看出什么暗涌深浅来?只礼貌客套地对她微笑,脸上的雀斑透着喜悦和腼腆。


“宗像先生近日太忙,身体有些不适,让我代表他送贺礼来,真诚祝福并致歉。”淡岛说道。


霍拉旭有些怯懦地道谢,安娜也跟着点头。安娜这才仔细打量这个好久不见的故人,淡岛穿着粉色的衬衫合身的西裙,将消瘦得突起的颧骨映衬出几分血色。她对淡岛说道:“您也保重身体,照顾孩子很累吧。”


“他不费事,小时候带你也有过经验了。”淡岛话语上不轻不重地在安娜肩头上踩了一脚,又心软下来帮她整理耳边的垂发,“今天你真美,安娜。”


淡岛没有再跟她说祝福的话,幸福是祝愿不来的,何况以后安娜有可能成为大陆最位高权重的女人,她的一切都只能由自己创造,自己守护。


安娜上前与她拥抱,她无法对淡岛的好意作出回应,她的童年已经过去了好久,而她以后不可能不去算计她的儿子。


青阁簇拥着淡岛和小主人离开那对新人,在赤王面前走过。淡岛领着人礼貌地跟周防客套了两句,发现眼前这个她多年看不顺眼的混蛋神情索然。


宗像不在,他跟她,她也跟他,没什么话好说的。


淡岛朝八田投去了视线,宗像之前有点担心他,但幸好回到方舟者中间的八田虽然有点丢魂,但还是人模人样的,他正在帮忙接引宾客。伏见那家伙,就是喜欢这个永远不会真正颓靡的人。淡岛有些手痒,想写首诗给她的孩子,关于爱如永不熄灭的星火。


八田察觉她的视线,回头看了淡岛一眼,微微点头回应,又转回头去。电光火石间,他看见了人潮中一个背部佝偻的妇人从衣摆里抽出了枪状物,来宾都过了安检,金属器物都被检查过,八田看了一眼,知道那不是金属制品,但依旧让他头皮乍起,心中警钟大作。


“别动!”八田厉声警告那个妇人,并对现场方舟者发出了警报。


淡岛觉出了异动,将孩子护在身下,青阁留下两人前后护着淡岛和小主人,其他人像数条青色灵蛇在人潮中迅速游走。


今天是安娜的大日子,周防没有劳动心情异常的安娜和草薙,亲自接管了现场的指挥权。御芍神一手按着背后佩剑,一手拦护在周防跟前。这个月都不知道是针对周防尊的第几次暗杀了,所以即使来出席赤族重要人物的婚礼,他也没有卸下戎装。


人潮中向他们这边突围潜行的人不在少数,最先被八田喊破的妇人已经被制服,但危机仍未解除。昔日在吠舞罗上的方舟者与周防极有默契,早围了一圈人墙拦在那,手上的机械护腕张起了磁场,冲到他们跟前的人发现金属子弹失去效用,转而抽出军刺,然而下一秒,军装笔挺的青阁从方舟者身后一跃而出,明晃晃的佩剑剑身映照着阳光,在刺客眼底留下在人世最后看见的一点骇人的光斑。


刺客被青阁杀退了一拨,其后方舟者又携着火力顶上,余下想向赤王靠近的人只剩下逃命的功夫。


青阁一转身,与追击敌人的方舟者错身而过,接替了方舟者原本的位置,拦护在赤王等人跟前,目光向四处扫射,秋山对同伴说道,“小心狙击位,看方舟者有没有漏缺。”


青阁中有人马上回应了他,并向不知身在何处的宗像汇报情况。周防心下好笑,不知道对方这群来杀他的佣兵有没有猜到今天他们的对手里不止一个指挥官,而他自己当然清楚自己跟宗像礼司那是两个大脑。


却有着同一份默契。


“【incolore】?”淡岛问道,她刚想探起头来便被周防压了下去,御芍神烦躁了,踢球似将没跟上大人脚步的小孩一脚扫回她娘身边,怀抱孩子的她还没来得及跟御芍神发作,便看见周防尊浑身一震,一声枪响,然后是一声悠长的尖叫。


2016-08-06  /  43热度

评论(6)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