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残香 8

8

 

焰兽跟随浅淡的香气在向导工场里追踪宗像,从几次工场内来去自如的经历来看,周防很有理由怀疑宗像跟上级打好了商量,允许他小范围的出没。

 

由此可见宗像小鬼的能力很受重视,竟然允许宗像如此出格的行为,当然周防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是宗像打过包票的,他若有丝毫行差踏错,宗像会为此付出代价。

 

焰兽飞奔至工场科技实验区外围,抬头看用一根纳米丝线吊在半空的小实验室,在底下来回踱步一时无计可施。

 

宗像从气窗探出头来,跟个长发公主似的给他扔了绳梯,焰兽的利齿险些没有咬碎了梯子。待周防好不容易四肢并用进到实验室,才发现此处已然成了宗像半个居所。

 

“试验任务?”周防对此不陌生,许多资质出色的哨兵会被挑选参加某些实验,周防入伍两年后也有过此等经历,不过是些寻常项目,没有外头传言的那些黑暗鬼畜的不人道实验。

 

宗像卷缩着双腿坐在气窗底下,捧着书本挡住鼻子嘴巴,竟然看上去有些不好意思。

 

这有什么好害羞的?周防有点懵,怎么整得跟初次梦遗似的不敢跟人声张的模样。

 

宗像伸展穿着运动裤的双腿,指尖在书本封面上敲点,良久才招呼周防随便蹲。“我能力变强了。”

 

周防睁圆溜了兽瞳,然后又眯起来,无语地感受到了被吊打的痛苦。

 

“在跟你链接过以后。”宗像补充,又有点不好意思地推托眼镜,毕竟年轻,脸皮薄。

 

“哈?”周防长叹。什么鬼?他心生恶意,使坏趴到宗像大腿上去,严重入侵了向导的安全距离。“意思是你的结合热预备期让科学家们很感兴趣?你的融合数值让科学家们惊为天人?”

 

被泰山压顶的宗像怒了,当然白皙的小脸上看不出来丝毫风雨。他挥手,周防被挤到墙根底下,险些没被压扁。

 

实验室像婴儿摇篮,小幅度地荡了起来。周防顺势骨碌滚了回去,发出低沉的笑声。

 

宗像一本正经地盯着他,“周防,我去查了你的军籍。”

 

周防立马不卖萌了,卖萌也没用,他四肢撑起自己的躯体,与宗像对视,或说对峙。

 

“上次的任务是大案,还没有彻底归案结档,犯人丢的哑火炸弹其实是能锁定基因的病毒源,军方认为潜在危险性极大。因为基因学家和医学家还没找到对抗方式。”宗像开始公事的语气,一点不像个未经世事的未成年。“周防,因为跟你链接以后,我能力强了不止一星半点,你的存在就瞒不住了。我干脆请示羽张将军让我查阅哨兵军籍档案,我想找到你周防……”

 

周防已经料想到发生了什么事,他保持沉默,像个狡猾的充满心机的大人,以被动姿态诱供。

 

宗像犹自单纯善良,严厉地教训周防。“你根本还没在籍,你真的来自未来,以为自己是薛定谔的猫吗?以为这没什么?物理学者早提出过,哨兵向导的精神体不受五维约束,假如发生干涉别时空的行为,贴上不同于原本时空的标签,很可能会被时间扯碎,当成垃圾扔到时间的尽头,精神体回不去主体会死。这是常识。”

 

宗像最后一句话说得十分用力,责备的意味显而易见。周防晃了一下脑袋,决定反击一下这个突然发难的可爱小家伙。

 

“这不是常识,不是每个不受五维约束的精神体都能走那么远,并对造访的时空产生深刻影响,不是每个哨兵向导都需要接触并认识物理学家这番最后警告。说说你怎么知道的?”

 

焰兽裂开嘴,露出锋利的牙齿,很是狰狞的模样,但这只是周防的一个笑容,吃人似的笑容。

 

宗像沉默咬腮,尚且圆润的脸部线条给他鼓出两坨包子额肉,细长好看的眉毛挤到一起,让周防看了不忍心。他心里想,算了,小孩,不欺负你了,别整这愁眉苦脸的。

 

周防已经看穿了宗像隐瞒的回答,他刚想松口哄他,免小孩思想挣扎,宗像就对他坦白了。“我是到过未来。”

 

你这个挂逼。周防心里埋怨上天,真是人比人,比死人。特别周防刚才装完逼,这下打击来得特别难受。

 

“这些事还有谁知道?传出去你活该一辈子困在实验室里出都出不去!我感觉你死后可以被历史学家称为‘人类的一大步’。”

 

宗像仿佛又被他说得有点不好意思,不过转眼他好像想开了,特别无所谓地展现着本少爷有能力任性不解释的态度。“没有,但我就是想看看自己未来哨兵是什么样子。”

 

周防在取笑他之前,有点慌神。臭小鬼,比我还不安生。焰兽朝宗像跨了一大步,急急地问:“你干了什么?你的精神体呢?”

 

宗像回答:“我精神体好得很,只是不见外人。你怎么发出见鬼的嗝声?”

 

周防照宗像所说推测,宗像的精神体在相对主体的未来时空中出事情了,难怪一直都没见过他放精神体出来溜达。一旦精神体受损,主体也是嗝屁的下场,这是常识。所以周防能不见鬼么,宗像是怎么知道他的嗝声是‘见鬼’的嗝声,而不是‘我饱了’的嗝声呢?周防心里叽里咕噜骂脏话,靠,又被这屁点大的宗像将思维带沟里去了,丢人。

 

焰兽低吼,嗷呜地向前一扑,压倒了一个宗像小鬼。周防居高临下,身躯庞大的焰兽是那样的吓人,但再强悍的精神体在宗像跟前压根一点震慑力都没有。

 

“你干了什么?”周防重复了自己的问题,带着担忧。

 

宗像目光穿透了焰兽,看着他身后某点,眼神放远显得寂寞无奈。“我不喜欢那样的将来。”

 

宗像的难过来得太突然,周防没有一点准备。周防只是想确认宗像的精神体是否安好,是否会影响到主体的健康。没料到宗像丢一个如此有深度及内涵的哲学问题给他。

 

“也只能向前。”周防对他说,他害怕宗像的害怕。宗像很完美,符合每个哨兵对向导的幻象,周防不希望宗像走下神坛。

 

“不公平。”随着成长宗像的声音是变沉了,但依旧青嫩,操着这样的嗓子抱怨显得伤害他的人事是那般残忍。

 

周防毫无必要地心虚了,他愿意守护宗像,但宗像承担了本不必他承担的期待,这很不应该。他知道他们之间有分歧,就像天真孩子觉得成人表达爱情的交合是玷污世界的龌蹉,成人感觉的美好,孩子却会被吓哭。

 

“我跟你之间有扇门,门锁生锈了。”宗像委婉地表达他的苦恼。

 

周防被吓到了,作为一个有责任心的男人,他感到有些羞愧和无地自容。“换一扇门,适合你的门。”

 

宗像摇头,咬着红润水亮的下唇没有说话。

 

“你怎么能跑到未来去?到底吃什么长的?”周防不由得抱怨起他的优秀能力来。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长的。”受周防的无奈感染,连宗像都开始自暴自弃。

 

“哎哎……”周防见宗像情绪真的低落下去,急了,一屁股蹲到宗像身上去。这只大猫什么吨位啊,宗像立即发出惨叫,抬手将焰兽掀飞。

 

“操……”周防顶着满头包,四肢对着空气好一阵挠才翻过身来。

 

宗像翻身坐起,头发在一番打滚后有点乱翘,显得少年人更加迷茫,雾气弥漫的迷茫掩埋了眼底的伤痛。他少见地抛弃了仪态,撇了撇嘴。“我们下去。”

 

周防伏起他,从吊在空中的实验室一跃而下,平稳地落地,几下起伏奔跑,消失在工场密林中。

 

他们穿越密林,溜去工场饭堂偷了些食材再返回密林,厨房仓库员养得那条大狗一直在他们身后狂追,怎么都甩不掉。宗像跟大狗比较熟,率先妥协了,决定交出一条骨头收买大狗。

 

周防将他放下,帮他捡柴火就地露营野餐,这种违反规定的事情,向来墨守成规的宗像居然很配合,而且比周防更跃跃欲试。

 

见他有了精神,周防才舒心了一些,才开始烦恼自己的烦恼。大狗吊在他屁股后头,像担心他迷路似的,时不时冲他吠两声,让他往回走。

 

周防一头黑线地咬着树枝干草往回奔,往宗像弄起来的火堆添柴。宗像瞧他们两眼,先是温柔地问周防,“你怎么没精神?”又绷着严肃小脸训食堂大狗,“狗,你跟他说什么了?使坏欺负他(指着大猫)了是不是?Bad dog!”

 

被极力维护了的柔软小猫咪周防尊额头青筋都快炸了,但宗像好心好意,如此认真入戏,他真反驳不出口。

 

焰兽使力一拱,推得一边可恶同时一边可爱的宗像东歪西倒。宗像刚学煮饭,本来就手忙脚乱了,更烦周防在一边使坏。“你别闹,快帮我看下这鸽子烤熟没有?”

 

周防被他数落得受不住,冷冷地说道:“熟?我要是你火架上那生鸽子,一定扑腾起来跟你叫唤‘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你不是挺会玩火的么?”宗像说。


“我真起火林子得烧没了。” 周防答道。



“周防,你家的向导不是很会煮么?你没学到烹饪技巧?”宗像将火又撩旺一些,目测鸽子很快要跳过熟的环节,直接烤焦。

 

“别提。”周防说。

 

“你惆怅什么?有向导不好么?”宗像一点都不觉别扭地直白刺探。

 

“我只是迫于无奈跟他结婚了,小鬼,我需要你的同情心。”周防翻着白眼说道。

 

“你跟他待在一起两三年感情毫无进展,你居然还能容忍这种事。”宗像啧啧称奇。

 

“我不知道家里的人工向导是个什么玩意。我脑壳没坏,晓得他是个机械。”火光中,越发金亮的焰兽眼睛寂寥得如同一个古老的故事。

 

宗像听出男人的动摇与挣扎,“十几年以后的人工智能啊,我无法想象。”

 

“人工智能……”周防喃喃低语,重复宗像的话。

 

“赶紧离婚吧。”宗像狠毒地说道,“周防,长痛不如短痛。”

 

焰兽一下站了起来,迈着兽王巡境似的步伐绕到宗像后背去,比他强大的宗像紧张得出了汗,周防又重复宗像的话,“长痛不如短痛?”

 

“周防……”宗像唤他的声音很低,仿佛示弱。

 

“我不能听你的,”周防盘在他身后趴下,暖烘烘火般的热源。“我对他有责任。”

 

宗像松了口气,摆弄他烤焦的那只鸽子,“我想你当我的哨兵,我会更强大。”

 

为了国家大义,有时候哨兵与向导的结合根本不需要什么感情,但那很可悲。

 

“记得我说过什么吗?”周防失望又心痛,“我不希望你成为一件武器。”

 

“遇见你之前,我不知道自己能强大到这种地步。”宗像难得火气也上来了,带着年轻的激动,“我不是在推卸,周防!我刚才已经跟你说过了……”

 

周防明白宗像的认真,有些后悔自己的草率,他用脑袋贴着宗像单薄的背脊,磨蹭安抚。“对你不起。”男人说道。

 

宗像缓了一下,又说了别的协调气氛,他以为周防已经松懈,但周防根本没有。小向导低估了这个老哨兵,周防察觉到哪里不对劲。


但他什么都没说,扑灭了火堆,遛着狗回食堂。又将睡着的宗像叼到背上,回到实验室,一路哄小孩似的给惊醒的宗像讲了快乐王子的故事,待宗像彻底安睡才静静地离去。

 

===============

 

偷走情犊初开的小向导宗像的心,周防真是bad bad!





2016-08-04  /  75热度

评论(9)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