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麦藏】一枪一箭

*不管队里半藏多坑,多遭人嫌弃,请爱惜他

*本想当个装比犯,奈何文力不足,写得特别垃圾的流水账

*肉段删减了部分,不知道为啥写这两个帅大叔窝超不好意思(。ŏ﹏ŏ)

*猫头R生贺,祝生日快乐!

 

 

——Better to reign in hell than serve in heaven.

  宁在地狱为王,不在天堂为臣。

 

Day1

英国,伦敦

泰晤士河不知哪个码头,来了一个高壮成年男人,戴着毛毡帽子,理所当然搭配了披肩,狂野帅气。他不是练一身疙瘩肌肉摆几个酷姿势吓人的假牛仔。

 

杰西·麦克雷是一个真货。

 

麦克雷带着他的维和者拜访记忆中到处飘荡炸鱼薯条气味的伦敦,因为人类与机械生命无数次冲突,很多余的伦敦眼已经被摘掉,他不禁猜想大本钟也快步其后尘。

 

向来只为赏金四处活动猎杀犯罪者的他,应猎空者莉娜·奥克斯顿的召唤不远千里来这里一趟,希望敷衍完猎空,方圆十里的酒吧能让他重新赊账。

 

进入基地,麦克雷才发现今天来人不少,而且他还非常高兴地发现基地内出现了酒精饮品。他撩起披肩一屁股坐下,举杯高喊:“甜美的莉娜,你真是太贴心了,牛仔刚结束了一个大杀四方的任务,I am the best!”

 

“这不是为你!”猎空被他烦死,闪身出门,迎面投进法老之鹰怀抱:“Miss莉娜?”

 

“嘿!”猎空很高兴见到她,“先别进去。”

 

法老之鹰法芮尔·艾玛莉听见房间里传出男人们的嚎叫声,决定与猎空暂时待着。

 

“混蛋牛仔在庆祝自己全场最骚。”猎空冷语,“我留堡垒陪他哔哔。”

 

身为全自动机器人的攻城机兵,堡垒是真能陪麦克雷在那里“哔哔”一整天。

 

“今天很热闹?”法老之鹰问。

 

“为了新勾搭到的狙击手,源氏出任务前说这个人可能不会太喜欢这场合,”猎空不无失望地说,“忍者难道还能夜观星象未卜先知么?”

 

“你做得对,”法老之鹰安慰她,“作为恢复秩序的力量,我们应该时常团结在一起。”

 

两人话说着,他们翘首以盼的狙击手便来了,为了让他隆重登场,猎空故意安排他晚到。“嘿!狙击手。”

 

“岛田半藏。”身材结实匀称的男人快步行来,随着他的逼近,他臂上的龙纹越冲击人们视觉。这个一板一眼的日本男人,冷硬干脆的声线酷似醒竹敲击在石头上荡出的回音。

 

于是猎空被敲得回神,“噢!半藏,很抱歉告诉你,今天我们有个聚会,顺便让你认识一下大家,不过……我们另外一个忍者告诉我你可能不太喜欢。”

 

东洋武士的确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不过他亦不想自己的麻烦突然变成合作伙伴的麻烦,他虽独行修炼许久,但不至于介意偶尔同陌生人碰杯——只要没人来惹他的事。

 

猎空闪来闪去,闪了好多年,闪得性子都有些急,若她提前知道房间里的男人们在玩什么游戏,她一定在那刻选择安静地假装一只灯泡,千万别急。

 

在猎空兴奋的盛情邀请下,他们进了那个闹哄哄的房间,看见麦克雷在天上飞,仿佛在向刚进来的法老之鹰模仿致敬。

 

半藏面对这个天上砸来的男人,脑海中并没有退开或躲开的选择项,于是在他ABCD踹摔抡怼中挑选了一项。

 

让我们用一个简单的句子描述那无法直视且瞬息万变的一刻,牛仔飘飞的披肩落地之前与箭手拳脚过了数招,前者惜败失误,后者笼裤壮烈。

 

是真裂。

 

“Oh,guy,you are good……”麦克雷呼着带酒气的叹息,后来他炫耀牛仔当年勇时常将这段一再提起。初次见面,他就见识了岛田家大的那条“龙”。

 

半藏还是那个毫不动摇的半藏,他爆出青筋的五指抓起地上牛仔的披肩,强行征用。

 

然后他们干了一场,险些毁灭了伦敦基地让黑爪发来贺电。

 

对于初见,没去问自己披肩下落的麦克雷调侃是调侃,其实他心里挺希望初见是在正经战场上与半藏来一战。

 

毕竟,用半藏的话,优秀与优秀对阵,才会决出最优秀。

 

Day79

D.VA躺在她的机甲上玩掌机,她跟半藏在等麦克雷到达这个汇合点,他们今天有个按情报说跟黑爪组织有关的任务。

 

半藏在一边调整他的弓弦,除了跟D.VA点头招呼以外没有话。

 

D.VA望见远处行来的牛仔,对着半藏的背影说:“小美有个笑话是这样的‘莉娜禁止人们在伦敦基地吹牛,吹上天那就更不行’。”

 

半藏转过头,他锐利眼神充斥狼性,然而一脸严肃的他并没听懂。

 

麦克雷摘下毛毡帽朝D.VA挥了一下,亲切地跟女孩招呼,转身面向半藏。“嘿,老兄,我们随时可以出发了。”

 

半藏在麦克雷那里升级为“老兄”的时候,麦克雷在半藏那还是个“这货”。

 

麦克雷跟半藏出过两次任务,幸而每次有第三方在。麦克雷当然知道自己将半藏的隆重登场搞砸了。牛仔不禁以为半藏会对此很在意甚至怀恨在心,但其实东洋武士用了饮尽一瓶清酒的时间就将这件事情忘光。半藏看他不顺眼,单纯就是因为看他不顺眼。

 

因为任务跟黑爪有关,对这支队伍的运作模式,麦克雷眼熟得很,他一马当先前去攻坚,因为这次D.VA在,半藏比较自在地游走于后方。

 

骑着机甲大杀特杀的少女忽然唤了一声“哎哟。”半藏不明所以,因为他一直将D.VA后方照顾得很好,没理由让她大呼小叫。

 

“那头目J是温斯顿贴给我们内部的A级犯,他跑了。”D.VA说道,“牛仔大叔没追。”

 

半藏赞成麦克雷对头目J的放生行为,因为追杀J与他们的任务不符,那无法保护更多平民撤离。这小妹战略目光应该不差,难道看不出来?

 

“断手之仇不共戴天,牛仔大叔这也能放啊?”对于狙击手的不回应D.VA不在意径自感叹,而半藏为她的感叹恍然。

 

此时前方战况有些吃紧,D.VA觉得他们应该再来两个人或者一个脾气暴躁的76号来看见他们一下。

 

麦克雷呼喊他的狙击手来点牵制,而狙击手覆盖亮眼肌肉的手臂已经闪着蓝电,双龙呼啸而出,如洪水冲刷蚁穴,一群黑衣士兵从掩体蜂拥而出走避,扎堆到麦克雷跟前送死。

 

麦克雷顿时觉得严肃古板的东洋男人露出的那珍稀级别的奶子跟他人生中的探照灯似的,还是他摸黑打阵地战的天降探照灯,他隔着几百米都不可能认错。他没忍住朝开始游走过来捡人头的半藏飞了一声俏皮的口哨。

 

口哨的尾音刚消,半藏的箭头在麦克雷鼻尖下高速擦过,省了牛仔的雪茄剪。

 

麦克雷毫不在意,叼着他的雪茄含糊不清地对他的敌人说,“Thanks guys,现在排队上灵车。”

“要死了是吧?问问看天使在线吗?哦,天使不在线,那没办法了伙计,go hell……”维和者的枪声跟牛仔的闲话不绝于耳。

 

牛仔的啰嗦程度出乎弓箭手所料,半藏甩弓抽飞靠近干扰他的机械生命,几步攀上高点。

牛仔杀得很嗨,敌人不知道是被维和者的子弹消灭的还是被他的嘲讽气死的。半藏已经弄懂了他的心态,基本上就是老子很能打,但老子不爱使用暴力解决自己的私仇,有力气还不如多杀几个混蛋。

 

半藏没有再深入思考任何关于这个男人的事,在战场上他向来很专注,所以他的手比什么都稳。

 

虽然半藏臭着一张脸,麦克雷喜欢与他在战场上的默契,虽然他们很少帮衬对方。他还喜欢半藏修得特别整齐好看的须,当然他拒绝对比两人胡子的人们称牛仔的胡须为杂草。他刚察觉了半藏短短数秒但意味深长的眼神,双方刹那间的恍悟,让麦克雷觉得半藏那霜白的鬓发淳厚得很,那里面藏着珍贵得媲美成吨上等雪茄烟的岁月。

 

Day132

印度,乌托邦

 

半藏挽弓搭箭,随着破风之声,带着声呐追踪装置的箭头精准地落在他的目标。

 

这次又是跟黑爪有关,而麦克雷仿佛是招呼黑爪的标配。但因机动力的逊色,他这回远远落在半藏身后,黑爪此次与费斯卡集团不知作了何交易,要将一部高强度光束仪运送离开。

 

黑爪对运载火车作了适度伪装,但依旧被两人揪了出来,半藏对自己识别的眼力很有自信,岛田帝国在北海道有座养牛的牧场,用以非法军火暗度陈仓,何况眼下这点小把戏。麦克雷的笃定反倒让人意外,那该死的牛仔用他那义肢拄撑半藏靠着的墙壁说,我们那边的黑道是这样的:天上的父,愿人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于世上。一字一音,刻意念读得性感暧昧。

 

半藏不理解牛仔在显摆什么,并想对他脑门爆一箭。

 

麦克雷当然没有忘记与半藏的初战,后来他找牙医补了几颗牙并付了一大笔义肢维修费用。大战在前,所以他暂退,并对丢下他开始飞檐走壁的忍者竖起中指。

 

现在,半藏飞身攀上奔驰的火车,在车厢内落地无声。他对地射出一箭,爆出数道荧蓝的碎片在狭窄的车厢内到处反弹闪烁。冷酷的刺客在一片混乱中收割人命。

 

动力车厢被他成功劫杀,彻底掌控。火车缓缓减速,半藏转身,瞬间搭箭指向一道黑影,黑袍帽下是标志性的鬼面。

 

“Reaper?”

 

原来是战场劳模收割人头麦子来了,死神前行的脚步被一发左轮子弹拦住。

 

麦克雷不知从哪儿摸了一台重型机车,特别拉风地在火车旁边用子弹对黑爪勾三搭四。

 

“童子军,杰西·麦克雷……”死神那复数钢锯在互相拉扯似的低沉嗓音震得人耳膜发痒,他朝车外在制造更大麻烦的麦克雷追去,留他身后的黑爪朝半藏蜂拥而上。

 

车内半藏一本正经打得呯呯碰碰,车外一个麦克雷在前面“Dad!Dad!Dad!”地跑,一个死神操着地狱火在后面“Die!Die!Die!”地追。

 

半藏一路消灭火车上的战力,直捣装载高强度光束仪的车厢,车厢内是极度平滑的光面护壁,麦克雷骑着机车左冲右突,一个摆尾朝这节车厢折返。

 

死神的地狱火追在他身后,轰掉了车厢一面墙壁,麦克雷对着半藏的背影喊“wtf?”他觉得自己的火车运是真背。

 

半藏将吨位不小的高强度光束仪扛起就跑。麦克雷腰身一震,提起车头就闯入车厢,直接用撞的从另一头冲出。

 

期间他侧头让过一支箭矢,鬼知道半藏是怎么射出这一箭的,箭头爆裂数道碎片在光面车厢无限反弹。

 

困在其中的死神无视这点伤害继续追击,但冲击还是微小地阻碍了他。待他追出,仪器已经转移不见,只有一个弓箭手和一个枪手在等他。

 

用卫星监察辅助他们行动的温斯顿在通讯频道大喊,“警告,黑寡妇在接近!”

 

战场上走出的每一步,鞋底上都拉扯起粘腻的血线,麦克雷早已不是那两个魔鬼长官底下的新兵了。考虑到勇猛前突的同时,也会考虑到战略性撤退。

 

“我前突,你撤退。”麦克雷对半藏说。

 

“向死而生,百折不屈,此谓武士的精神。(自五轮书)”东洋男人已经调整好他的弓弦。

 

麦克雷耸肩,好吧,他无法独占这场战斗了。

 

战斗异常激烈,麦克雷在黑寡妇的枪口下上蹿下跳,以半藏优良的视力,他能看见黑寡妇唇边轻蔑的笑。敢情这女人以为自己在打兔子呢,指挥着几乎所有黑爪对牛仔围追堵截。正好,留半藏与死神得空单挑。

 

直到黑寡妇被维和者击中,在制高点一头栽进前来接运仪器的D.VA留下的机甲——会自爆的机甲。

 

麦克雷在半藏眼皮底下给黑寡妇和黑爪一众设了个巧妙的陷阱,半藏意识到他那种不动声色的强悍,在受罚者最后直面真相的瞬间绚丽地爆发,男人很狡猾,而他的力量十分炫目迷人。

 

半藏将在机甲近处被炸睡过去的麦克雷拖走,还得一边在防着死神的地狱火,直让他想一巴掌拍醒掉线的队友。

 

待他们退到组织的安全屋,用不着他拍打,麦克雷跟尸变似的弹坐起来。面对半藏微微瞪眼的惊讶,麦克雷摸出腰裤带夹着的雪茄说:“你是自己放个屁能把自己吓死的婴儿吗?”

 

然后他付出了伤重还挑衅强悍队友的代价。

 

Day251

 

麦克雷不知何时开始找上半藏一起出赏金任务。

 

牛仔有时候会在跟半藏碰杯的时候,摘下他的帽按在胸前,从嘴里摘下他视如第二生命的雪茄,对半藏说很真的真话。半藏知道他是个爱护别人的绅士,他爱护DVA与堡垒,尊敬安娜与士兵76那些老战士,会在相聚的酒吧将盛满酒的厚玻璃杯砸在酒吧流氓头上说别对着东方人怪叫。

他觉得麦克雷即使落入燃烧的地狱,他亦会在火中抽完他那支雪茄烟。

 

他们偶尔也打架,可能是因为赏金分配问题,可能是闲着无事,有次碰巧撞上了同一个任务,双方战得十分激烈,谁都没有赢了的感觉。

 

之后,麦克雷终于发现东洋武士对他们之间的时常发生的激烈冲突毫不在意,于是他亦乐得再度冒着生命危险邀请狙击手去喝酒。

 

这次赏金任务,他们深入普通民区。这个该死的年代逼得一个杂货店卖糖果的柔弱女人被截断了四肢,她失去了求生的欲望咬断了自己的舌头在地板上写下“kill them all”以后痛苦死去。

 

在半藏的掩护下,牛仔举着他的维和者闯入那个地区流氓组织。麦克雷第一次听见半藏是如何称呼自己,男人在制高点声音平稳有力地提醒目标在接近:“射杀他,左轮!”

 

战斗以后他们去找了家酒吧,主要是麦克雷很坚持。他眯着眼在昏黄灯光下瞧半藏,回想刚才的战斗,即使与机械生命似的弟弟重逢,面对机械生命的敌方,依旧是一箭直取心脏或头首,坚定不移。源氏跟半藏都姓岛田,日本姓岛田的大族,他在时常怀念的美国德州与新墨西哥州接壤的边陲小镇待着时就有所耳闻。

 

他相信自己已经知道得差不多了,对于这个只要转身就能驾驭整个黑暗岛田帝国的男人。

 

“又沉默,在参刀禅么?”麦克雷灌威士忌卖弄他浅薄的东洋知识。

 

半藏白他一眼,刀都比不上他自身锋利。因为相遇麦克雷,他开始思考,人性坚韧是因为喜欢自欺,很久以后,如麦克雷般希望自我救赎的人们会将拯救他们的希望当作故事,英雄会被记得却再也不是真实,他们将不属于历史任何一部分,由此得救前的绝望亦不过是个故事,以此来粉饰太平自我欺骗。半藏一直不信奉父辈的故事,然而此时他可以原谅将一个弓箭手和一个枪手当作“故事人物”的人们,毕竟铭记可怕操蛋的历史,记住那些万恶的人渣,不如记个无棱两可的故事,乐观些去应对未来。

 

麦克雷不知道半藏在考虑什么深重的心结。他按住半藏即将拿起的酒杯,致幻剂,麦克雷对这东西太熟,他警示东洋武士。没想到这片地区已经混乱至此。

 

半藏觉得挺稀奇的,他问牛仔,“你没事?”

 

麦克雷揉脸,不太好说。其实致幻剂分量很轻,质量也低级,他不至于怎样。半藏结账扛人一气呵成,麦克雷坚持要在旅馆休息。

 

麦克雷躺在床上快睡着了,他意识有些迷糊,只知道正与半藏在房间里独处。

 

半藏攒了一肚子火气,他早已清晰牛仔撩完就跑的德行。麦克雷要睡着了他就给他小腹一拳,麦克雷摆手说不需要催吐也只会换来半藏冷笑嘲讽。

 

麦克雷捉住东洋武士,咬住对方的嘴唇。武士仿佛天生自带制冷剂,靠太近冷不防就被他呼一脸让牙齿打颤的寒风。麦克雷生生打了一个激灵,感受到了黑寡妇受命狙猎空般的无奈与烦躁。

 

神智清醒的半藏问麦克雷是否神智清醒,而牛仔没有卖弄他平日充满机锋和幽默的伶牙俐齿。

 

半藏躺进麦克雷的床铺,期间麦克雷拖过他,但并没有太暴力。半藏被麦克雷的眼神激起浑身战意,他三十多年的人生与性欲几乎绝缘,他分辨不出那是男人要/*/操/*/死人的眼神。他读懂危险,读不懂占有,不过没关系,麦克雷会慢慢给他分析。

 

半藏认为武士应该让别人无路可走而不是相反,麦克雷乐得他迎上来,虽然痛但牛仔是永远不会走丢他所约战的对手。

 

麦克雷捉散了男人的发,用牙咬走他的皮手套,深深呼吸残留上面的气味,用身体吸纳半藏的时候,让人爽得有些残忍,但显然半藏眼睛里还清晰倒映着骑他身上摇晃的杰西·麦克雷,他没有沉迷到失去自我。灵肉分离的半藏冷眼旁观自己与麦克雷分享着扎痛对方的深吻。

 

麦克雷牵引能挽弓射穿铜墙铁壁的手臂,用低俗的语言赞美半藏的强悍。他们抚摸对方身上战斗落下的伤疤,因为初见,不太确定位置,那就多抚几遍。

 

后半夜麦克雷选择了小他一号的玩具,毕竟冷硬的武士那里是真正的肉,绵软且毫不设防。

 

东洋武士看得直皱眉,比起温和的玩意,他更想直接感受麦克雷粗糙的带着硝烟气的手指,不管牛仔带给他的是疼痛还是别的什么,他更乐意接受真正的杰西·麦克雷。

 

麦克雷专注手上的细致活,东洋武士看得直翻白眼,伸手下去帮他一把,结果两人都对专业用品的润滑程度一时估算错误,目测比麦克雷小一号的那玩意一下冲过了头,直接抵在很要命的地方。

 

武士不慎发出一声低吼,麦克雷连忙俯身吻住他薄而韧的唇,半藏松口气,他感激牛仔帮忙堵住他喉咙里的闷哼。

 

等到麦克雷真正闯入,他送给半藏的赞词依旧是Darling, you're great……

 

麦克雷为他与睡魔抗争着读过《菊与刀》,所以他不难理解半藏作为一个不可多得的男人,会含蓄的同时又放/*/荡;坚韧反击的同时愿意葬身在故人刀下。麦克雷愿意以身殉予需要英雄的时代,凝视半藏挽弓引箭的杀戮背影,知道他亦一样,不会被需要英雄的时代所抛弃。麦克雷很高兴与半藏有这层不同寻常的关系。

 

次日早晨,半藏到旅店前台结账,听见牛仔不知与谁起冲突,对着谁喊着:Are you kidding me?go fuck youself!

半藏希望他不是被昨晚的“胜利喜悦”冲昏了头脑。

然而牛仔转身看见一个小豆丁正盯着他看。

路过的半藏:“……”

“我希望你刚才什么都没听见,孩子。”麦克雷于事无补地说道。

牛仔脱下帽子帮旅店打工的小孩扫泥巴。他俩指关节都粗大,恐怕无法帮小孩将掉木板缝隙的钥匙抠出来,但他们能将地板撬起,旅店老板惶恐又歉疚地拒绝了他们想帮忙的好心。

 

Day329

 

小美对DJ说,我觉得麦克雷被半藏逼得捅破了窗户纸。

 

DJ问她你怎么知道?

 

小美含蓄内敛地笑,你们对神秘的东方力量一无所知。

 

DJ去问过来人,安娜夫人说,只有他们两个不知道自己正在跟对方恋爱。

 

安吉拉·齐格勒说,脱单英雄全给我去朽。

因为麦克雷有意无意炫耀的样子太欠揍,安娜让小美举枪,牛仔看似潇洒,实则连滚带爬地跑了。打小美当然有难度,但更重要的是安娜夫人会将被打死的牛仔用绳捆了,拖出一条血痕拿去卖。

 

美国新墨西哥州,圣达菲某酒馆

 

“飞檐走壁的忍者,你怎么不带我绝地逃脱?”麦克雷抱怨留他一个在66号公路自生自灭的狙击手。

 

“我不是你的马,牛仔,老太太都跑得比你快。”前黑道老大冷冷地讽刺他。

 

“嘿!你这个嘴角下垂,讲道理,”麦克雷长腿一跨,坐半藏旁边的高脚椅上,他的枪套磨蹭得半藏直皱眉头,而麦克雷却转移了说话目标,对酒保道,“请给我丈夫一杯酒。”因为牛仔特别使坏的这句话,半藏瞬间结束了对他俩关系的短暂思考,他摸着了滑向自己的满当酒杯,对酒保说,“也给我丈夫一杯。”

 

fin

 

 

小剧场:

 

记一次战斗练习

 

麦克雷:“教官是我!不要开枪!”

砰——!

麦克雷喷血倒地。

莱耶斯转身给他一个屁股。

 

麦克雷:“教官是我!不要开……”

砰——!

麦克雷喷血倒地。

没办法莫里森比莱耶斯性子急。

 

牛仔喷出一口血唾沫,放弃了跟导师们打交道。

算了,恩断E绝。妈的,正面刚。

 

狙击手朝天随缘放了一箭。

落在正想高唱午时已啊之歌的牛仔头顶。

麦克雷die again

 

半藏叉着腿蹲他旁边,拿弓戳了戳这个陪熊导师们作乐的温柔牛仔。

“缘分已到。”

 

2016-08-20  /  130热度

评论(10)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