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残香 10

10

 

湿气弥漫的空气中闪现一簇火苗,火越燃越盛,坠地成形,焰兽舒展四肢摇晃头部。

 

周防抬首,皱了皱鼻子,仔细析别空气中的隐隐淡香,四蹄飞奔,到了上次宗像所待的实验室。他觉得宗像的试验任务未免太长了些,这次他所见的实验室比之前又大了不少,里面都可以装五十头牛了。

 

宗像很快从实验室的小窗探头出来,处于发育期的他抽条似地长高,假如他是盆名花,恐怕即将要绽放了。周防眯着眼,似醉微醺,直到被宗像一把揪住了鬃毛。

 

周防龇牙裂齿,宗像拖死狗似的将他搬上吊在空中的实验室,而里面居然有其他人。

 

披着白袍的科学家周防眼熟得很,阿道夫·K·威兹曼和她姐姐克罗蒂雅。周防心脏发紧,毕竟不久前周防的主体才刚见过国常路大觉。若国常路大觉的精神体也能如他一般,能回到过去见着自己的向导,也终有分别的一天,因为精神体自身的时间线显然跟主体一样是不可逆的。

 

那两个长相相似的人回头,四只眼睛对着周防闪烁诡异的光芒。周防颈脖的毛发直竖,他不禁调转头拱宗像,并深刻怀疑宗像把他卖了。好死不死,威兹曼一点都不讲究地说道:“这就是拱了你的哨兵啊,宗像少尉。”

 

宗像没慌没臊,显然被威兹曼的口无遮拦练出来了,套着军靴的长腿一拨拉,将沉甸甸的大猫推回去,背手跨立回复上级:“他还不是我哨兵,我还在追。”

 

卧槽……周防目瞪口呆,这是对他的何等诬蔑。被向导倒追的哨兵可是闻所未闻,这话听上去就一股子“对向导激素毫无反应的无能哨兵”的味道。

 

“你就扯吧,宗像。”焰兽倨傲地蹲坐,“这是想怎样?”

 

是个人都感受到周防的警惕与防备,这三个人是该指派一个人来跟他解释眼下。

 

克罗蒂雅向这只随时暴起伤人的野兽靠近几步,蹲跪下来对周防说:“因为礼司希望跟你一起出任务,他拒绝了所有匹配给他的哨兵。每一个哨兵在他跟前都站不过三秒就被他轰得鬼哭狼嚎了,周防尊先生……我不知道你将来的军阶,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

 

周防陷入沉默的同时朝宗像看去,而宗像半转过身去替威兹曼清洗装过样品的器皿,搓来搓去不知要搓到什么时候才愿意回头瞧周防。

 

克罗蒂雅由着他们闹别扭,继续对周防说道:“你不必忌讳接触我们会改变你已知的过去,因为礼司的存在,你已经成为历史的一部分。”

 

周防因她这话暂时将脑海内宗像卷来的十级台风抛开,兽瞳眯起他质疑:“有什么根据?”

 

克罗蒂雅忍住摸一把那兽毛的冲动微笑说道:“这是礼司说的。当然,你可以选择不相信他。”显然,唯一到过主体未来的精神体,威兹曼姐弟选择相信。

 

宗像拿眼角偷瞄周防,他可以通过周防散发出的一点点哨兵激素感应到他不耐烦躁的讯息。周防很有责任心,他不会拿世界的未来来豪赌,但他一次又一次冒着扰乱历史的风险来到这个时空寻自己,至少说明了宗像礼司是周防尊的欲求。

 

宗像甩干潮湿的双手走到周防身边,一反孤僻寡淡的态度俯身扒住了周防不放,眼神固执地盯着他。

 

在他俩沉默对峙的时候,克罗蒂雅托着秀润的下巴乐呵呵地说道:“你不必执着历史上发生的事件有没有你参与,因为那些正是你的选择。”

 

威兹曼也乐呵,“只要你选择正确不就得了,周防先生。”

 

周防怒得想吃人,这里还有没有靠谱的大老爷管管了!大老爷周防摇晃脑袋从宗像的双臂中脱出,一肚子火气地找别的地蹲,不料一屁股蹲下后,旁边火柴人似的金属机械动了起来。

 

“噢,电充好了。”威兹曼急忙奔过去把连接器给拔了,对旁边的周防说:“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宗像AI。”

 

等等,等等,给我等等。周防上下打量那个简陋的金属机械人,没有精致的仿生外表,光光秃秃的圆脑袋只有占了正面二分之一的黑色屏幕,相较人类而言显然粗笨的肢干……他这是要见证初代人工向导的诞生吗?

 

造孽啊,早跟你说别拿自己形态来造满足哨兵的人工向导啊。周防痛心地看着宗像,但宗像并没有接收到他哀怨的信号。

 

威兹曼还在那热情介绍呢。“宗像AI,这是周防尊。”

 

呆头呆脑的宗像AI脸上屏幕显示:(。・∀・)ノ゙[hi]

 

周防:“……”

 

宗像见周防暂时失去吐糟能力,好心对他说:“暂时专注于开发向导激素的储存搭载和应对哨兵信息的磁场计算能力唯识系统的开发,其他日常用的AI系统还没装,它只是台试验品。”

 

唯识系统到了周防那年代已经升级得相当成熟,属于军部最高机密,到底唯识的影响范围有多大,也只有最高统帅羽张迅知道了。

抛开逆天的唯识,对着这机器,周防内心充斥着一张又一张冷漠脸说道:“那他就这样交流?”

 

宗像AI歪着铁脑袋,脸上屏幕又闪起来:\(。╹o<。)—=☆[wink]

 

真是够了。

 

周防默默撇开脸,他拒绝称呼这台机器为宗像。“你们为什么会开始开发人工向导,国际援助物资?”

 

“没错。”克罗蒂雅对他说:“经济发展滞后,医疗技术跟不上的国家已经因为军队向导陆续死亡而爆发内战。”

 

周防可以想象那些失去向导的哨兵是怎样失控暴起直至死亡,人工向导将作为暂缓哨兵精神的物资送到内战国家,能帮助其维持国内稳定,以免波及周边国。

 

“作为混乱根源的疫病还在蔓延,至今还没找到有效的医疗方法。”克罗蒂雅忧心忡忡,通过情报机关接触到这些瘟疫与战争,很难不让人联想到末日将至。

 

“姐姐,你不要着急,上次你在病毒研究实验室发生意外险些就出事,要不是宗像少尉及时出手,你会很危险。”一向乐天的威兹曼凝重地劝说克罗蒂雅。

 

克罗蒂雅对他笑笑,那是抱歉的意思。

 

周防虽然不清楚当时情况,也不知道宗像是怎么将克罗蒂雅从鬼门关拉回来,但他依旧正经严肃地警告克罗蒂雅:“接触那些病毒,你该再小心一些,不会每次都有上帝保佑。”

 

周防知道这么一句话不会改变克罗蒂雅将会死亡的命运,但他就是没能忍住。为此他深刻怀疑起他们之前所说,自己是否真的会作出不影响所知未来的正确选择。就如同手上他有枪时遇上正在杀害无辜的恶棍,他要怎样说服自己不去扣动扳机?

 

克罗蒂雅感谢周防的好心忠告,“现在更大的问题是,政治部开始对军部提出干涉,在开发人工向导此事上。”

 

周防翻白眼,又有他们的事,政治部在军部有爪牙是一直以来都存在的问题。他相信此时的国常路和羽张他们不会坐以待毙。

 

克罗蒂雅又道:“我跟威兹曼都是只会做研究的科研人员,对他们这些政治拉扯纠葛并不清楚,宗像少尉推测政治部有人想通过人工向导敛财。”

 

周防转眼瞧宗像,人正跟宗像AI玩拼图玩得专心致志,AI正在模仿人类的一举一动,却因为装载的日常软件相当粗糙而显得十分生硬。

 

宗像的想法没错,但他还是年轻,过于乐观天真。周防几乎瞬间地想到,如果政治部有人心理足够阴暗,那些人甚至会希望病毒就在全世界范围内爆发,那样兜售出去的人工向导就更值钱了。而类似克罗蒂雅与威兹曼这等人才应该尽快掌握在手中。

 

难怪国常路会带克罗蒂雅离开,一直留在外派的维和部队。

 

克罗蒂雅已经意识到他们姐弟是关键,也提防着政治部,周防只是给她说了两三句,就足够她明白黑幕。结束了与周防的对话,她便将威兹曼叫到一边去说话。

 

周防走到宗像身边去,一尾巴抽开与宗像对坐的AI。

 

宗像AI歪倒在一边:。+゚(゚´Д`゚)゚+。[cry]

 

宗像说道:“别欺负他。”周防冷哼一声,朝拼图一点头问道:“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玩这种无聊玩意?”

 

宗像斜了他一眼,“你以前推荐给我的。”

 

有这种事吗?周防不太记得这回事,但他也只是顺口这么一说,好跟宗像搭话。“为什么拒绝七王柱的安排?”

 

“那你为什么来找我?”宗像反问。

 

周防被他噎住。他知道个别哨兵与向导之间冥冥中有所牵引,有说法是信息激素的缘故,有说法是精神思想上的契合,但他的情况都不是这样。他与宗像之间的牵引甚至突破了时空,而当初他为宗像驻足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主体所遇见到的人工向导AI,与宗像模样一样的AI。

 

“我已经结婚了,宗像。”焰兽半垂着眸。

 

“我知道,你已经讲过了,”宗像礼司已经是一把喂过血的寒刃,若不是他一改之前的高调做派,如今他远不仅仅是个少尉,要跟周防拼气场,他亦差不远。“你还记得我当年遇袭倒在你身下说的话吗?”

 

焰兽看着他不说话,宗像那张白净的脸与墨色的发对比惨烈,一颦一笑除了透露军功攒来的血腥锋利,还有撩拨情愫的玄机禅意,宛如一杯辛辣的清酒,夺人心神,周防不理解他这快要超脱生死的禅修状态因何而来。

 

“我跟你说的是连结上你了,不是链接。”

 

周防听罢,不动声色地心惊肉跳,他当初怎么没能听出其中差别?还是因为情急疏忽?

 

宗像已经是他的。

 

焰兽沮丧地发出暴躁的低吼,惹得站远的克罗蒂雅浑身颤栗,宗像朝她摆摆手,让她别害怕担心。

 

周防烦躁地想,宗像他妈到过该死的未来见过自己的哨兵。“你想改变什么?宗像……”

 

宗像愣了一下,那一刻,所倾泄的情绪是不符合他年龄的苍老孤寂。他似乎恨不得瞬间鬓发霜白如月,那么他人生每一段光阴都有着周防尊。

 

“你怎么知道,我们不该这样?那是我的未来,难道不是你的未来吗?”宗像摘下他的眼镜,揉了揉眉心,“我只是在看着自己的心,走着该走的路,周防。”

 

周防自觉比宗像年长,总以为宗像还年少青涩,不知道事情轻重。是他自以为是,低估了宗像对正道的执着,他多年来亦习惯了遇到任何事独自扛下。到此,他醒觉到问题,相信宗像不会为了私欲私情,将其他所有置之不理。带着歉意与心痛,焰兽撑起前肢上前,将有着柔软毛发温热的头首轻放宗像肩头微蹭,仿佛安慰。

被哨兵接近的向导不自觉微微抬首,白嫩脆弱的颈子在周防眼下招摇,焰兽的瞳瞬间便变得深沉,一片浓厚的欲色在叠加。焰兽湿热的鼻在向导颈上的腺体轻刮,十几岁的青年人身体一阵轻颠发烫,焰兽的爪轻压在宗像涨热的小腹,让清白得如株嫩芽的人类发出一声始料未及的叹息,野兽魁梧的体型舒展开来,欺身笼罩了宗像,充满力量的四肢将人类围困在实验室的角落,眸中闪烁捕猎与侵占的凶光。焰兽是哨兵之王周防尊的精神体,是他神识中的欲望所化,与理智并不接壤。周防已经顾不上这是何时何地,顾不上狰狞的焰兽因为欲望变得更加丑陋。因为不知天高地厚的宗像捉住他吻了上来,焰兽被惊着的同时亦被激怒,他要撕碎宗像的军服反复蹂躏,在自己的所有物上沾染气味……

处于悬崖边缘的周防低叹:“宗像,我……”

 

此时,宗像AI将它凉冰冰的机械手臂向宗像少尉肩膀探来,将他从周防身下拖出然后围拢他身躯。

 

宗像AI:(っ・ω・)っ[hug]

 

焰兽此刻也想用脑内的表情砸死这破铜烂铁:(╬ ̄皿 ̄)[fuck]

===========================

周防大猫:放开老子的宗像,卖萌铁疙瘩。

颜文字存档到TXT全变成乱码*´∀`)´∀`)*´∀`)*´∀`)

顺便好奇问下,大家比较喜欢文中:

A、小宗像       B、宗像AI

??

2016-08-27  /  62热度

评论(24)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