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一幸·正逢韶华

*活动很好很强大,来一发庆祝活动开启

*cp十幸

*无脑撒糖

 

酷暑盛夏,八月初。

 

宗像通过大学教授的介绍,趁着暑假到豪门大户草薙家教导准备升上初中的小姐茶道。

 

宗像他们家属茶道里千家流派,以指导茶道为生的家庭,虽然家境不是十分富裕,但培养出来的孩子却十分有气质。在人群中自然而然就贴上优雅的标签。特别是宗像礼司,是平凡普通的家庭里格格不入的出挑精英。

 

为了新学期到国外交流学习的经费,他向身周的人请求帮助,教授很好心地提供了草薙家这一门路。

 

为了更好地完成工作,宗像穿着便服挤完东京线还得找地方换和服。巍峨豪宅大门前跟草薙家仆人报上了自己的名字后,宗像被仆人请进第二重门见到了现任当家的长男草薙出云,他一身尽量悠闲的打扮,高挑温文,掩不住显贵气质。

 

草薙将手放在栉名安娜后背的肩胛骨处,带着她朝她的茶道老师鞠躬见礼。

 

“那么宗像老师,安娜就拜托您了。”草薙对宗像微笑,没有因年纪而看轻对方,尽显他的玲珑心窍。

 

宗像推了下眼镜开口回应草薙,即使在谦逊,举手投足间还是透出高贵。对这个尽心负责的茶道老师,草薙没什么需要担心,让他担忧的是安娜的居室与上课的客室附近,有个危险人物。

 

“那个,等会可能看见尊,他是我表弟,说来原本应该跟你同校同届的,不过……发生了一些事情,他有时对人不太友好,请您不要在意。”草薙为了周防尊一一对宗像加以说明。宗像瞬间弄明白个中关系,他没有搞错草薙关心的对象,比起失礼于宗像,周防的心情才是草薙更关心的。能干出色的草薙没有与族内其他家长一般对周防诸多管束,让他干自己想干的事,主要是他觉得自己完全养得起一个四肢不勤的家伙。

 

其实宗像早闻周防尊的大名,毕竟三年前,周防尊与宗像礼司以并列第一的成绩考入都内第一学府。而且因写作出书,周防的名头比宗像还要响亮更早,但这样一个天才却没有到大学报到。

 

宗像一直想知道周防尊是怎样的一个人,要如此自毁前程。

 

在和式豪宅的一个角落,宗像的茶道课进展得十分顺利,安娜乖巧对他行礼感谢他的教导,然后将他送到和室外的走道。

 

精神颓靡地斜靠在庭院对面和室纸门的周防尊朝他们的方向吐了一个烟圈。

 

宗像驻足,隔着叠石对他说道:“今天真热啊。”

 

清澈声音造访他的耳朵,显然累极的周防眼中似滴入冰凉的水,泛起了光。

 

“宗像?”周防原本想批评宗像的开场白假的要命,但他打从心里懒得,于是换了一句话。

 

优雅的茶道老师来了兴趣,“你知道我?”

 

周防夹着烟的手抓了抓发根,落了点烟灰在肩头,“你跟我一样,天才都是怪人。”他不止一次被草薙拿自己与宗像礼司对比。

 

宗像对安娜交代了一声,绕过廊柱走到周防面前。“在室内吸烟不符礼仪规矩。”

 

“讨厌你们这些墨守成规的家伙,没看见我站在门口抽么?别想对我指手画脚。”周防嗤笑出声,虽然宗像套着模糊肩部线条的和服显得高瘦,但周防轻视他的原因不是他打不过自己。

 

“我拜读过阁下的书。”宗像一边思量一边试图跟周防沟通下去,“我一直好奇在十来岁就小有成就的阁下到底有多愤世嫉俗,今日一见真是比我预想还要出乎意料。”

 

周防轻蔑地笑,他的书充斥着狂气与暴戾,那是他解放想象的结果,在他的世界要许多的自由,他不去管束别人,别人也别来管束他。书中有他生生撕裂出来的个性,用激烈的语言色彩冲击读者的神经。

 

他的确小有成就,所以草薙家才不至于也放弃他这个被家放逐的人。而关于他出版的作品,世间风评始终毁誉参半。

 

“明知自己与我背道而驰,还想来说服我什么呢?”周防讽刺道。

 

宗像露出惊讶的表情,与他面对面的周防胸口一阵压抑难受。

 

宗像扭头看向周防的居室,里面一片混乱,满地四散的稿纸。然后他马上收回越矩的视线。

 

“周防尊,你才跟我一样的年纪,别总想着自我毁灭。这样即使实现你一直以来的愿望,也分明不是你想要的结局,你自己也清楚的。”

 

宗像说完,转身走进阳光中,脚踝在深色和服下闪现。厚云在天际涌出,夏天的蝉鸣再度贯耳而入。周防发现自己居然开始回忆宗像的面容。草薙要是知道他想邀请这个漂亮男人去喝酒,会露出什么表情?

 

宗像趾高气扬的模样实在太惹人讨厌了。这个走在人们常言的“正确”道路上的优等生实在不符周防尊的品位。

 

但周防抓住了宗像的手肘,为此他亦从屋檐阴影走到阳光中。他眯着眼,与宗像礼司对视。

 

是啊,他们都年轻,同样高大英俊而且才华横溢,这不是俗人们常说的,最美好的年华吗?

 

“假如你是来交朋友……”周防低沉醇厚的声音淹没在潮水般的蝉鸣中。

 

fin

 

 

2016-09-08  /  88热度

评论(19)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