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四幸·盛世太平弃兵甲

*cp十幸

*无脑撒糖

 

  

吹くとふく风な恨みそ花の春 

もみぢの残る秋あればこそ 

雨云のおほへる月も胸の雾も 

はらたにけりな秋の夕风 

  

“领命……”

 

他的声音似从奈落深渊中缓慢地爬上来,传入主公的耳中。主公凝神望他额发。果然,他亦抬首,城池屯兵数万,手下亲信过百,只有他会带着嗜血的锋利眼神与自己直视。

 

周防尊。这个名字战场上多少人闻之色变。

 

他的铁炮队突入了敌将本阵,将敌阵的围幕扯碎。扬羽蝶家徽旗帜随着周防尊破城的步伐在敌城内耀武扬威地乱蹿,焙烙玉炸在城楼上,碎片四散的高楼苟延残喘。箭头赤火点燃了无数纸门,浓烟伴着被火烤焙的血液浓腥四处流窜。

 

主公一开始也不明白为何家老为了区区一个地位低微的小身者请来高僧指导其书法,直到家老亲口告诉他,假如主公留不住周防尊,天下局势可能大变。到今天,他策马跟随在前线浴血杀敌的周防尊身后,他才彻底明白,贤者之言,确实在理。

 

周防尊挥舞手中打刀,将迎面而来的敌将拦腰砍成两段,鲜血喷溅六尺,污了他身上的锁襦袢,本愿寺的阵僧不要命地朝他杀来。没有人能留住他的脚步。主公殿下给出多少万石利诱都留不住他,因为他根本不图晋升。他想起那个僧侣给他演奏的破阵曲,那个狡猾的武僧,早就看穿他天生纵横天下,在疯癫中贪恋生杀。

 

即使满目烽烟与血肉,他仍旧清楚看见那人。初见,在第一朵桃花盛开的那日……

 

净土真宗的僧袍曳地而过,垂帘后细致周到的一礼后,僧侣合十对他说道:“周防殿下,我乃本愿寺僧侣,宗像礼司,奉命前来指导您……”

 

周防粗鲁地掀起垂帘,狂妄地对他笑。阳光在僧侣身后漫出,几乎穿透这位文武双全的僧侣那白皙秀润的脸庞。

 

“法师,你不知道他们让你来做什么吗?”周防好笑地问。

 

尖细的手指始终维持着合十的姿势,佛珠平稳地搭于手背。即使周防在他面前翻江倒海,宗像依然无动于衷。“不知殿下为何意?”

 

“他们以为你只是个寺院美童,让你来行使点美人阴谋。”周防托腮,逗弄眼前的美人蛇。“你就没有一点意见吗?”

 

宗像双眼半合,却也掩盖不住眸中泄露的精光,“小僧年少剃度,略有名气,想必主公不会为了得到殿下,而舍弃整个本愿寺的支持。”

 

“跟你说话,真麻烦。”周防横陈身体躺下,山野莽夫般毫无仪态,“就是说,我误会了,你真是来教书识字的。”

 

宗像知道周防此话不是认同自己,虽然他此时与周防尊针锋相对,但家老究竟何意,其实无人得知。宗像只是跟自傲的周防同样自信。同样信奉,乱世之中,自己的存在,只能自己维护。

 

“这阿豆那比之罪,小僧不会去犯。”宗像不卑不亢,缓缓说道。

 

“哼,神明呢……”周防嗤笑。

 

话落,花开。

 

 

 

直至鲜血盈天,将月染红。红月当空,周防解下最后束缚他的锁手甲,丢在山涧中。天下已定,功过任评说。

 

瀑布直下,击打在犹带伤痕的肩头,周防微微睁眼,满目都是羽黑山深深浅浅的绿色。他似一只投身翡翠中的微虫,被各种绿莹莹的玉絮包裹其中,呼吸之间满是天地藏于山林的潮湿水汽。

 

头戴菅笠的僧侣在瀑布飞溅的水雾中行来,水滴在笠缘坠落。他身穿一件不知哪弄来的深紫白底僧袍,让他脚边盛着晶莹水花盛开的日光黄菅都成了他的附属。

 

“殿下这是在行赎罪礼吗?也不需特地尾随小僧来到这羽黑山吧?”美僧合十的手势与多年前一般无异,惹得武士发出一阵低沉且张狂的笑声。

 

周防淌过潭水,直接走到岸边,扣住对方脚踝。

 

“宗像……”

 

周防从水中蹿出,任由宗像的拳脚将自己弄痛,手上尽情撕扯僧袍。布带衣料摩挲的声音给武士带来一阵阵颤栗的快意。

 

“请听人说话!”

 

在山野之间,他的武僧更似一条美人蛇。被揍得满嘴血腥的周防坚持将宗像按倒在潭边草地上。

 

“不愿意?不愿意又如何……”周防大手一挥,掀掉了阻碍他看清宗像眉眼的菅笠,眼前一花,一下噤声。

 

“你……”

 

宗像白皙的脸上表情淡淡,在周防慢慢泛出笑意的注视下,不着痕迹地轻咬腮肉。

 

周防潮湿的衣服将僧袍染湿了大片,又经一番拉扯,宗像身上也不甚整齐。秀丽山水变得苍白寡淡,周防眼中只余压在身下的宗像。他伸满是血痂的手拉住宗像的鬓角,指尖享受着柔顺青丝带来的美好触感。

 

修罗武将埋首在宗像肩头,安静地倾听平静的现世,然后在宗像忍受极限之前跳起。周防捡起宗像的菅笠,弯腰蹲身四处拨摘满山盛开的日光黄菅。

 

宗像看着那个粗野武人终于将自己变成傻子,漫不经心地收拾仪容站到一边。在他想着将这傻子丢在山中时,周防用他的菅笠捧着满满盛开的日光黄菅举到他跟前。

 

尽日问花花不语,为谁零落为谁开。

 

好不容易,盛世平定杀戮休止。他的学生将昔日教习的唐诗用到老师身上来。

 

花不语,默默爱。

 

 

 

*阿豆那比之罪,即寺院僧侣犯有同性之罪,传说会触怒神明。

*和歌诗句有兴趣可以去百度,顺便会发现背景时间。

2016-09-12  /  65热度

评论(6)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