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count down 1

*好久没开过这么轻松愉快的脑洞

*短小随打,跳

*最近失眠没精神,委屈到扁成呆

 

 

周防不记得那天具体发生的事情了,只是后来有一天发现自己能看见每个人头上有一串数字。人走到哪,数字晃到哪。他跟每个智力正常的孩子一样疑惑数字的意义,直到中学时遇见接送学弟十束放学的老爷子顶上的是个位数3,见面的三天后,十束家便办起丧事。他才明确了数字的意义。

 

这件事导致周防尊内心世界有点复杂。他无法轻易忽视那些数字,但仍旧尽量无视它。周防越想解放自己的视野,性格就变得越颓靡。所以今天他一觉醒来,又是正午。

 

草薙出云抬起长腿踩在书桌上,居高临下地堵住坐在椅子上看漫画的周防。周防打了哈欠,即使他睡醒的时间点四人间学生宿舍已经只剩下他一人,他还是一脸困倦的样子。

 

草薙隔着时髦的有色眼镜盯着自家兄弟,一把抽掉了周防手上的漫画,气势万千地哀嚎,“尊,帮帮我!她居然是个出尊党!”

 

“哦。”周防双眼无神地回道。对于兄弟暗恋的女孩臆想自己与草薙出云是一对的事实,他选择无视。

 

草薙悲愤地揪着他的衣领,眼镜下快要淌下心酸的泪,“你别这样!我好不容易约到的校花啊,怎么能让她误会我是个基佬!”草薙怒气值max,校花是谁啊?谁都能约到的么?校花是撒哈拉的沙漠,珠穆朗玛的高峰啊!连出尘脱俗的生徒会长大大都说他这次出息了!你这个与世隔绝的兄弟能不支持下?

 

“基于你们关系融洽度超过一般旁人,我觉得这个怀疑还是挺符合逻辑的。”跟笑眯眯的十束赶巧一起回到宿舍门口的生徒会长宗像冷静地分析道。草薙眼角一抽,没敢过去跟宗像嘴炮。因为草薙对校花的一往情深终于打动了宗像(?),让宗像终于同意他早恋(?),于是他觉得自己还是少作死为妙。特别是他再也不用迎着校花“你拆老娘cp?”的凶光视线说出自己为了躲避宗像的耳目不得不地下情的苦衷。

 

“冷静啊,草薙。”十束没大没小地招呼草薙学长从周防学长身上下来。对面就是女生宿舍,有鉴于他们宿舍是仅次于御芍神几人的明星宿舍,难保没有女生架着望远镜朝他们宿舍看。周防跟草薙没必要再制造不实绯闻。特别在草薙攻克校花心理防线的关键时期。

 

草薙愤愤不平地朝周防一指,“我不管!你赶紧找个男男女女猫猫狗狗谈恋爱!只要你脱单,她就不会把我们凑一对了!”

 

周防轻蔑地翻起白眼仁儿。宗像竖起耳朵端坐书桌前假装看书,神情严肃的他并没有发现自己拿错了纯洁无公害十束弟弟的暴力美学小黄书。十束微笑,“哦呵,你这样拆她cp,小心她答应你的追求之前就怼死你。”

 

草薙接过十束提回来的食盒,在宗像的必杀目光注视下跑阳台架餐桌,“我只是在墙裂安利她新世界大门,她会发现尊跟其他人之间互动的萌点是多么美好。”

 

十束耸肩,随着草薙别有深意的视线看向舍友。周防与宗像再一次无意识地对视。虽然他们清醒意识到周防与宗像的眼神很不对味,与其说看对眼了,不如说在日常互相蔑视。看他们上浮的视线,翘起的下巴,与视线落点都在对方头顶上就知道了。但比起草薙自己早前得出的宿敌论,他最近私心偏向十束的虐缘论了,为了自己的校花。

 

宗像礼司不知道周防在瞅啥,而他可是为了草薙的烦恼在认真地瞅周防尊……的头顶。

 

事实上,周防与宗像每日一个对望真跟情情爱爱没有关系。他们自小认识,但强烈拒绝别人提起他们自小一起长大。他们熟悉对方,清楚对方都很平凡。没办法,他们所处的世界平凡无奇,但世界之大,有时候就会突然无奇不有一下下。

 

在他们上幼儿园的时候,镇目町落下了一颗太空陨石,在靠近地球之前巨大的陨石被导弹狙击了,分解成几块,然后当局认为大气层足以将它们摩擦成无。但显然还是有了漏网之鱼。地区警yuan提前得到通知,在民区范围及时进行疏散。他们工作完成得很好,就是漏掉了两只玩捉迷藏去的团子。

 

宗像不记得那天具体发生的事情了,只是后来有一天发现自己能看见每个人头上有一串数字。人走到哪,数字晃到哪。他跟每个智力正常的孩子一样疑惑数字的意义,直到有次目击社团指导老师被一位男士接走,老师头顶的个位数是0。很快学生之间就流传那位老师即将恋爱订婚的消息,他才明确了数字的意义。

 

所以宗像一边思考草薙单身汉为求脱团不惜威胁兄弟去搞同性恋或人兽恋,究竟是道德沦丧还是人性泯灭的问题;一边注意上了周防头顶上的恋爱倒计时。

 

在周防感叹死敌命长到祸害遗千年而惆怅着的时候,宗像也感叹死敌莫非是性冷淡的问题。

 

于是他们与对方……头顶的数字深情对视。

 

“死(阁下)不要脸,别盯着老子(我)看。”短暂静默以后,他们异口同声向对方说道。



-图比呀~~那个西哟~

2016-09-21  /  84热度

评论(13)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