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count down 2

草薙出云经历了“奇怪女人诱拐了周防尊事件”以后,觉得自己的爱情还可以拯救一下。当时他怕自己知道得太多被灭掉,牵着未成年小姑娘离开儿童不宜场合。后来他才从十束口中得知了宗像与周防所发生的乌龙接吻劲爆事件。

 

于是他诚挚邀请了校花出去撸团子串,并强烈安利官方发的糖。

 

“青梅竹马!多萌啊!”草薙朝校花生徒会副会长淡岛感慨道,此刻他内心有些愧疚,但很快他便安慰自己,舍友就是拿来出卖的,自己干得漂亮。谁料淡岛脸色一层层白了下去,险些将草薙惊飞。“你怎么了!”

 

淡岛不停自我催眠,我要淡定我要淡定我改性淡定得了。

 

副会长淡岛还记得那一天回到生徒会会议室自己的座位上,拿起自己的涂鸦怒发冲冠,朝会议室里各忙各的会员们发火:“谁改了我的稿子!”

 

秋山捧着常常光顾生徒会的小猫疾风玛利亚,战战兢兢地说道:“是会长。”

 

“是吗?改得真好。”淡岛说道,脸部柔和下来的速度迅雷不及掩耳,毫无PS痕迹。

 

可见她对宗像礼司是怀着何等敬畏之情。宗像在她心中是天空的日月,是宇宙的星星。试问神的王座之上岂能有第二个人?宗像礼司是不可能跟任何人组cp的!

 

草薙很想跟她说你醒醒,但他又不得不同意和理解淡岛的心态。换作是他也不相信世界上有人受得了宗像礼司。他那副任何事都游刃有余,执着严谨,不会因任何人动摇的样子;甚至是天塌下来他一个人就顶住了的样子;脚下落满鲜花,全世界为他鼓掌的样子。典型的自恋狂啊!

 

他都恋够了自己,还需要别人恋他吗?

 

草薙翻了个白眼。果然,除非用事实盖章定论,否则淡岛没那么容易被他拉出坑。

 

没错,那一天就不该让这个巨大的坑出现。

 

原本宿舍里是草薙跟十束美好的二人世界,新学期周防跟宗像分别从不同的宿舍搬了过来,从此他们就过上了地狱般的生活。

 

伟大的生徒会会长不允许他们宿舍出现其他男生宿舍脏乱差的普遍现象。草薙至今记得跪着擦地板,膝盖摩擦摩擦似魔鬼的步伐那热度。原本天天收拾打扫也就算了,他们当健身。但,定时断网才是要命大事啊!

 

在他附和着周防说宗像是多么的讨人厌时,他们终于想出一计,让十束将宗像引走,好让他们吸一吸游戏的毒。

 

草薙以1G猎奇恐怕片种子使十束成功完成任务,但千算万算没算到每天攻陷食堂的一年级新生伊佐那社会成为他一生之敌。

 

游戏打到了震动人心之处,难免忘性。草薙一时失手漏了一个敌方人头给周防为此失去了全场最佳,便激动得大喊,“尊!Daddy love you!daddy保证只把你屁股恁成一个血窟窿!”

 

此番话是有些过了,当时周防只是习以为常低沉地哼一声,结果隔着一扇门,路过去丢垃圾的伊佐那社听着了。

 

他惊了。

 

伊佐那社拧着脚踝踩着花魁小碎步火速赶回他的全校第一明星男生宿舍,把“屁股的血案”跟比水流、御芍神紫及夜刀神狗朗那么一讲,事情就一发不可收拾。

 

夜刀神陪他惊了。没完。

 

御芍神叉着腰往楼道一站,呵呵地笑了两声把“草薙跟周防搞上啦!”此话一喊,整栋宿舍都惊了。没完。

 

比水流是谁啊?人称电子与信息技术系首席小王子,兼校园论坛第一大神,兼水贴资深版主。他把短短的一句话发展成八千字禁断纯爱故事往校园论坛水贴版一发,全校都惊了。

 

第二天,草薙出云与周防尊的鬼父play就惨无人道地火遍人间。

 

第二天晚上,生徒会主席板着脸,抱臂翘脚坐在椅子上,上下打量周防尊。十束跟草薙背着手立在阳台门边沉默不语。

 

吸着草莓牛奶的周防幽幽地问:“看什么?”

 

微抬下巴的宗像幽幽地答:“我看你奶水不止存胸部去,脑子晃荡一下也有奶水的波浪声。”

 

然后周防跳起来跟宗像干了一架。

 

十束跟草薙对视一眼,心里不约而同想到,宗像礼司怎么那么讨人厌呢?让他们为了避免被周防屠尽全宿舍,憋笑憋得头顶冒烟。

 

超级惹人生厌的宗像一边打架,一边确认自己没有眼花。周防头顶的数字的确还在倒数啊。啊?


2016-09-22  /  87热度

评论(13)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