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尊礼】残香 15

15

 

黑道在流传一条风声,赤修罗那个杀人鬼在到处猎杀拿钱办事的行家。一时间不管是佣兵流氓还是别的亡命之徒,风声鹤唳。

 

三辆SUV七人座越野车在跨海大桥上飞驰,他们身后吊着一个驱动机车的修罗鬼在追踪。

 

他们原本打算袭击七王柱的军部技术中心,但事情不知哪步败露出错,暴露了行踪,惹来恶鬼缠身。

 

五条须久那奉军部命令带人拦截在跨海大桥造成骚乱的匪徒,他没想到会看见那只恶鬼在部队的人面前肆无忌惮地大开杀戒。要知道,周防尊早已退役,并没有部队给他的杀人执照,五条须久那是可以开枪击杀他的。

 

前提是,他做得到。

 ...

2016-10-01  /  95热度

【尊礼】残香 12

12


宗像立在队伍中,拉紧自己的战术手套,手套边缘刮得他手腕生痛。他动作微小地吸吸鼻子,鼻粘膜被烘烤得干燥。清澈的眼眸转动,扫视四周,高矮参差的哨兵与向导迅速地整队。在交错的头颈间隙,他鼻尖触到那人带来的灼热高温,似点在心头的一簇火。


他对国常路参谋汇报了周防的存在,凭他的能力,除了周防,他还能跟谁在一起任务?而且因为周防,他亦变得更强大,更优秀。


在这个即将爆发内战的陌生国度,周防蹲守在一条横巷中,街巷窄细的城市战役很容易被分散了战力,而因向导接二连三死亡而爆发反叛的军队较他们熟悉地形,他们的维和部队在这里虽然只是小范围地出动进行人道主义...

2016-09-10  /  51热度

【尊礼】残香 11

11


宗像立在墙根给自己插好充电器,守着在墙身斑驳的简陋房间中呼呼大睡的周防。窗外时不时有零星枪响,通过红外线探测激战的地方与他们暂留的民房还有段距离。


床单灰扑起皱,周防和衣横陈在上,厚实的手紧压手枪枪柄——宗像都不知道他哪里捡来的。周防的战争创伤后遗症过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有多少好转,战场上的细微风吹草动随时能让他暴起伤人。


宗像搜索记忆库,记得有一回周防在家里半裸上身睡熟了,傍晚乡野蚊子成群出没,老兵痞皮糙肉厚也禁不住蚊子叮咬,周防的上半身自然成了重灾区,好几口还咬到了乳头上,宗像趁着他还没睡醒,拿药油精给他两盏车头灯点上。而那次后来周防...

2016-09-03  /  60热度

【尊礼】残香 10

10

 

湿气弥漫的空气中闪现一簇火苗,火越燃越盛,坠地成形,焰兽舒展四肢摇晃头部。

 

周防抬首,皱了皱鼻子,仔细析别空气中的隐隐淡香,四蹄飞奔,到了上次宗像所待的实验室。他觉得宗像的试验任务未免太长了些,这次他所见的实验室比之前又大了不少,里面都可以装五十头牛了。

 

宗像很快从实验室的小窗探头出来,处于发育期的他抽条似地长高,假如他是盆名花,恐怕即将要绽放了。周防眯着眼,似醉微醺,直到被宗像一把揪住了鬃毛。

 

周防龇牙裂齿,宗像拖死狗似的将他搬上吊在空中的实验室,而里面居然有其他人。

 

披着白袍的科学家周防眼熟得很...

2016-08-27  /  61热度

【尊礼】残香 9

9

周防睡眼惺忪地醒来,五感比他意识还要快地到位。他清晰感觉到了机舱内每一个人的呼吸,各种各样的体味,全方位的细微声响,脑仁感觉到尖锐的刺痛。

他烦躁地紧皱眉头,沉默平复恶心的生理反应。老哨兵受训多年,这点小情况他不至于克服不了,只是凡事有个极限,他只是安静地紧绷着等待断裂的那一天而已。

忽然,周防额上感到一阵夹带清香的凉爽,那是只非人类的手掌,太过失温与干燥。

周防睁开鎏金般的眸,注视他的人工向导。宗像礼司,一个针对哨兵诞生的智能机械,通过精密计算张开磁场来疏导哨兵过剩溢出的信息。

宗像就那样跟周防对视着,让周防难以界定,他到底算是死物还是活物。

“周防,你最近太爱睡了。”宗像评...

2016-08-19  /  68热度

【尊礼】琴泣

*陈年旧文试阅


*枕边系列,ABO


射灯将音乐会会场门前照射得灯火通明,隐约的震撼乐声透过了重重隔音传到了会场外,前方广场已经鲜少有人走动。 


醇厚坚实的女中音,化成真正的流水般缓缓四溢到暗沉的夜空之中,那已然不能单纯地作为声音被意识,那圣洁祥和的感悟像道破开黑夜的光。 


“听啊,尊。” 


清晰的京都腔通过通讯器传至耳内,戴着半截皮手套的手调教了一下瞄准镜,挡着锐利金眸的夜视眼镜泛着金属光芒。 


“Amazing Grace呢……简直像洗涤了罪恶的心灵一般的圣歌。” 


听着同伴闲侃的男人嘴角勾起...

2016-08-14  /  116热度

【尊礼】残香 8

8


焰兽跟随浅淡的香气在向导工场里追踪宗像,从几次工场内来去自如的经历来看,周防很有理由怀疑宗像跟上级打好了商量,允许他小范围的出没。


由此可见宗像小鬼的能力很受重视,竟然允许宗像如此出格的行为,当然周防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是宗像打过包票的,他若有丝毫行差踏错,宗像会为此付出代价。


焰兽飞奔至工场科技实验区外围,抬头看用一根纳米丝线吊在半空的小实验室,在底下来回踱步一时无计可施。


宗像从气窗探出头来,跟个长发公主似的给他扔了绳梯,焰兽的利齿险些没有咬碎了梯子。待周防好不容易四肢并用进到实验室,才发现此处已然成了宗像半个居所...

2016-08-04  /  75热度

【尊礼】残香 7

7

夏日的热风伴着海浪的咸腥从推开的门窗灌入度假屋的门廊,周防叼着冰棒坐在廊下替隔壁度假屋的小鬼头修理脚踏车。


他就不该让宗像去隔壁屋打招呼的,隔壁那家政AI没装配修理家电以外的软件,宗像便把人家小孩那坏掉的脚踏车扛回来了。


修就修呗,问题是干活的是他周防老爷,在一边悠闲吹水泡妞的是他家向导,还有没有天理了?


宗像跟隔壁那个叫阿宝的家政AI泡在厨房里,忙得不亦乐乎。扎着长辫子穿着女仆装的阿宝给他攀谈时用上了敬称,宗像阻止了也没用。


阿宝说:“我就是设置成家仆等级的人工AI,先生,请您不要对此有任何负担。”...


2016-07-22  /  88热度

【尊礼】残香 5-6

5


那是个黑漆漆的夜晚,黢黑的天上云层很厚,抬头望去像个吞噬世界的漩涡,鼻间血腥气挥之不去,心跳超速,血管里的血液如同瀑布在体内奔流。他的视觉,他的听觉,他的嗅觉,他的触觉,还有饮血而狂的味觉……


他在失控,超负荷的五感运作让他大脑激奋过度,五内在焚烧,脑袋痛得要炸。但更痛的是他的心脏。他与武器化为一体,正在消灭生命,很多很多的生命。


他听不见任何人声对他的呼唤,尽管他很想捉住与人世间的连结,可惜没有人能拉住他,没有人……他在孤独的王座上等待着,从他还没出生到死后很久,都没有人来接引他。有人在为他心急如焚,有人在为他哭泣,有人想压制他,有人...

2016-07-15  /  83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