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又一年,他走进酒吧,点了威士忌,翘起嘴角极低调的笑,阴间阳间遥敬一杯。

想问,此酒燃起会是怎样的火色?

2017-08-13  /  102热度

【尊礼/礼尊】搭错线

*段子

*段子就是不会有更的意思


机场出入境公务员反复核实屏幕上眼镜冷俊男人的照片与眼前真实本人,等待系统信息确认。宗像礼司平静地目视前方等待着。


半响,公务员终于开口,“欢迎来到美利坚,先生。”


宗像微一欠身,取回证件拿着手包往入境大厅走去。有色人种在他跟前来来去去,前来接机的人们左右张望,不少人时不时按着耳机打电话。深秋的寒凉从头罩下,宗像在考虑要不要穿上挂在手臂的大衣。


他跟在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子身后,相仿的身高有碍他的视线,正当他打算快步越过那个男子时,手臂忽然被捉紧。


宗像转头看着此人,想找出男子有此举动的原因,视线一对上,眼神冷酷的男子命令道:“闭嘴...

2017-03-17  /  111热度

段子

他想,赤王的陨落,赤王自以为平常。

后来闲时读到《双城记》,他枯白的指尖在某句处一再划过,流连不去。而脑海中的火焰身影那样沧桑,然比之如今的他,又是十分十分美丽年轻。

“一生所作所为,此刻最壮最美;

生平所知所晓,成仁最善最义。”

他感悟此话,因为巨剑降落在他欲随之而灭的神魂,更知道彼此谁都不曾畏缩,于之前或以后。

2017-02-12  /  112热度

你们是谁?

*原来真有篇叫你们是谁的文【笑哭】

*之前删得没影,从硬盘角落扒拉出来了


——哦上帝,玛丽琳你听我说,昨天隔壁搬来了一家人。

——艾莉莉,这有什么值得你大惊小怪的吗?

——对天发誓我不是要在他人背后嚼舌根,但这家人有些特殊。

——我在听,艾莉莉。

——他们家庭成员全是男的,四位男性。

——哦……这还真的有些……亲爱的,你们一家还好吗?

——挺好的,我是说,我们的新邻居他们都挺亲切的。


宗像礼司对着饭桌上的数十支枪械零件思考了几秒,然后对楼上喊道。——伏见君,我们的晚餐没位置放了。


八田赶到厨房,对宗像摊摊手。——他说他叫外卖,在阁楼吃...

2016-08-16  /  91热度

【尊礼/礼尊】真·熬夜炖肉

*这次是,真,的,啦

*一旦清新起来就作,一旦逗比起来就二

*窝要飙车了!你们到底要不要上车??!!!


《GPS导航系统成精了惹》

礼尊车

《鸦色》

尊礼车


分开飙这样行了吧?窝飙它个两趟【。

2016-04-02  /  187热度

【尊礼/礼尊】熬夜炖肉真是太不容易了

*熬夜干这事,充分体现了窝生命不息作死不止的精神(ε- )

睡这

2016-04-01  /  25热度

【礼尊】time

随笔衍生


http://baidaidai.lofter.com/post/1eb83c_2a43ae4


http://baidaidai.lofter.com/post/1eb83c_113b231


红色灯光是泼向夜空的鲜血,那是个最快活最销魂最糜烂的地方,纽约高速公路下狭小的空间里毫无预警地进行着金钱、毒品与性的交易。


处处是皮条客和瘾君子,最常上演的是暴力殴打,这些穷困潦倒的可怜的人随时睡在大街上,然后一睡不起。


稍微体面的地方,每天翻着无奇不有的花样来上演年轻鲜活的...

2015-12-30  /  73热度

还记得大明湖畔的文包吗

↓↓↓文包的地址在这儿↓↓↓(*Φ皿Φ*)


尊哥么么哒


解密还是需要的,要是猜不到找小伙伴参详参详,窝不经常上微博也不常上LOF,窝哪里都不在别找窝【。】所以时而问文包,时而问答案的小伙伴对不住了QAQ


2015-12-29  /  139热度

【该打什么tag?】噫!尊尊

(ಥ_ಥ)用手机刷,一路保存到end

(ಥ_ಥ)《逗逗龙》衍生的洞

(ಥ_ಥ)短小

(ಥ_ಥ)别问窝跟另一个作者生孩子了没有,爱过


01 哔了一脸

书接上回,话说,人类与龙的故事一般大体是善良勇敢的主人公意外捡到一条刚孵化的小龙,然后一同冒险打败恶势力,泡美女开后宫走上人生的巅峰。

但这故事非同一般,有点逗逼。我们的主角宗像与我们的主角龙周防相遇那天,就只是单纯展开一段奇人与恶龙的爱恨情仇而已。

那天,人生赢家15岁小鲜肉宗像出外实习,当他的魔药老师宣布解散,他又不负众望的落单了。这不是校园欺凌,学霸大大的脚步一般人是跟不上的,同学们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不得已抛弃了美丽...

2015-09-22  /  87热度

【礼尊礼】我为王

* R桑生快撒花

* 粗制滥造的生贺,别扔那么多板砖打窝


新剧场内人头涌动,这座罗马斗兽场式的设计建筑为即将上演的《我为王》话剧加建了铁栏杆,处处彰显着中央舞台危险勿进的意味,令观众更加兴奋地在逐渐暗下来的四处张望。


在客席周围的音箱传出一声突兀的兽类咆哮,将全场所有人吓了一跳,然后悉悉索索的声音绝迹,话剧开演了。


低吼一声接一声,在耳边响起,仿佛在漆黑的客席中混入了几只猛兽,客人的心跳渐起,来自西非的金贝鼓轻缓地加入,伴随着嘶哑的低喘呻吟,音乐声扬起至单鼓音量最高点,所有声音都被切断了。


舞台

2015-08-20  /  53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