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仇者之舟-船棺-103

103


小窗外照射进来的光束中有微尘乱舞,夜刀神抬头,脸色灰败,先是苦笑,然后那笑容变得不知在嘲弄谁。“你想让领地稳固,想让你们的乐土永远不沉?我教你伊佐那社档案里记载的唯一方法。你现在拿着那短剑,出门上路,逢人便伤,割开他们的血肉,让他们感染Hinmeruraihi。每一个感染Hinmeruraihi的人都是支撑领地不至于解体的力量。”


夜刀神被周防尊掐住了下颚,依旧艰难地,一字一句清晰地告诉他真相的残酷。“Hinmeruraihi在人体和领地地层之间循环,人的生命力就是我们脚下这片罪恶的领地,‘巨型方舟’的动力。那把短剑就是用德累斯顿石板零碎切割而成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数十世纪以来,唯一的用途就是散播Hinmeruraihi来换取你们的繁荣昌盛!用死亡换取权力!”


周防尊丢开了夜刀神,看着他跌倒在铁架床上,剧烈地喘息。夜刀神的双眼被他自己的乱发埋了,看不出是否充斥绝望悲哀的颜色。周防走到铁桌边,拿起了短剑坐回椅子上,短剑在他手上翻来覆去地被端详,然后房间彻底陷入了安静。


御芍神紫一直靠在门框上,他的角度能看见周防尊宽厚的背影,他还是忍不住思量,这个男人现在在想什么。他唯一能肯定,跟自己现在的所思所想肯定不一样。夜刀神的话大体上能给这片大陆上的任何人一记重击,但绝不包括他。御芍神紫不关心任何事,任何人,他只要自己是否活得自在。


夜刀神今天对他们所说的话,若有一句半句传到外面都会引起极大的动荡及恐慌,这是一道对每个人而言都极恐怖的题目,并且这题目并不存在什么最优答案。就算是为了未来选择放弃他们脚下这个地方,他们又能去哪?哪里有他们的归属?这里是故土,是家乡,是为之奋斗一生的地方,并且是唯一的依仗。


忽然,御芍神紫的心脏想被人狠狠抽了一鞭子,痛得揪得起来。他低声怒道:“他居然拿这把玩意刺伤你!”


御芍神紫突然就变成了一只困兽,绕着门口来来回回走。感染Hinmeruraihi的人都有着各种各样的死法,根本无法根治,只能等死。就算宗像礼司后来选择救治周防,御芍神紫还是感觉自己快爆炸了,他余下的唯一想法就是要宗像礼司赶紧去死。


周防尊似乎把玩够了那把短剑,也一点没体谅御芍神紫焦躁的心情,他绕过堵在门口的御芍神紫命令方舟者把人放了。


“放了?”御芍神紫拦在他面前,面对面注视着他。他一直对赤王千依百顺,从来不干涉周防尊的任何决定。他现下如此反常,所以周防尊也奇怪地看着他。


“留着他做什么?宗像礼司已经答应会将霍拉旭那小子送回来。”


周防尊说得那样理所当然,御芍神紫窝火地瞪他,终究没有把自己的主张坚持到底,先一步退让。


御芍神紫撇开视线,侧头盯着地面狠声抱怨。“我宁愿是自己被宗像礼司刺上三刀。”


周防尊上前抱住了他,哄小孩似地在他背上轻拍,神色匆匆赶过来的方舟者看见这场面,尴尬又着急地杵在一边。


周防尊分给他一个眼神,那愣小子张着嘴还没来得及说话,外间已经传来枪响。周防尊放开御芍神紫,推开挡路的那人凑到守备人员设置的那一排排监控前。


御芍神探过头来看了一眼,脸色顿时黑了,讥讽道:“青阁的人,精英尽出啊,一个生面孔都没有。”


周防尊从后腰摸出手枪上膛,脸色也是铁青。“操他妈的宗像礼司。”



黄金领地与青族领地交界,宗像礼司独自轻松穿越一人高的杂草丛,盛夏的热浪扑面,热风困锁手脚,粘腻得施展不开。他攀着几株瘦骨伶仃的枯树,翻过斑驳围墙,化工厂内铁锈斑斑的机械被高温烤出了腥气,四处都是陈旧的味道。


宗像高度戒备着周围,一步一看地探索化工厂,这里虽是青族的产业但长年受到伊无色之王的监管,现在还落入不明人士手里,走在敌人大本营他不得不小心提防。


“一大早就来了呀?”空荡荡的厂房里回荡着广播器传出的夹杂断续电流音的诡异人声。“我以为您的风格比较喜欢月黑风高杀人夜,请放下武器。”


“直接登门拜访,自然是因为不想浪费时间,神父先生。”宗像一边卸下枪支弹匣,一边低头搜索地上的足迹,兽类出入的痕迹干扰太大,即便是他也一时辨不清人类活动的痕迹。


凤圣悟被宗像礼司叫破了身份,也只感觉好玩。他勾起嘴角,蹲在监控室的广播器跟前,瞳孔倒映着宗像礼司在屏幕上的孤独身影。


“别人说赤王狂,说赤王傲,在我看来,都没有您嚣张啊,青王。还有您忘了放下您的佩剑。”


“那小朋友在哪?”宗像礼司开始无视对方,主动提起霍拉旭。


“这事您一个人管的了?您能做主吗?”


宗像礼司明白凤圣悟关注的点了,只要他愿意,他可以让周防尊来跟他共同承担任何事,包括眼前这事,或者更大的,关于整个大陆存亡的事。以宗像礼司对周防尊深入骨髓的爱,若是他们能跟对方的缺点共存,他们现在应该无论脚下踩着何等锋利的荆棘都会在一起,分担痛苦、悲哀与绝望。


凤圣悟还想嘲讽几句宗像礼司那极其失败的爱情经历,熟料一向孤傲的宗像礼司竟然对着隐藏的监控镜头给他一个苦笑。


“假如我剖开大脑让周防尊看看我脑子里的东西就能让他与我感同身受,我不介意冒险。”


“哦?别沮丧,告诉您个好消息,您跟我的距离越来越近了。”


“那有什么用?我要找的是被你拐来的小可怜虫,还有带伊佐那社的老同学们脱离你的魔掌。”


凤圣悟乐坏了,他不过藏藏掩掩地偷吃了一块带皮的生猪肉,他们就以为他真是吃人肉寝人皮的恶魔。


宗像礼司穿过空荡的厂房,走入办公区,踹开一间空房间后,看见曾经有人生活的痕迹,看那些生活垃圾,推测人已经离去好几天。他心中疑惑,人是从什么地方出去的,青族的情报组居然一无所知。


“您不止想当个一时的英雄还想做一个永远的伟人。”广播器里的笑声像从一个坏掉的录音机中传来。


宗像不以为然地说道:“我是青王,本来就足够录入史册。”


“我已经深入你的腹地,你还想怎样?”宗像似乎很久没有跟除了周防尊以外敢跟自己这么厚脸皮的人打交道了,他都任由对方将自己引入到此地,有什么陷阱还不赶紧来,总不能让他自尽了才肯放心大胆的出现吧?


“我还不是怕自己没完全踏入您的视线,就让您削了脖子么?”凤圣悟很不知耻地呵呵笑着。


“那小子和伊佐那社的同学不在这里,我要走了。”宗像提醒他,再不出来送贵客,他就连他一根头发丝都够不着了。青王跟名不经传的神父,再无交集。


宗像走到下一间房,随手推开半掩的门,门缝里透出一个身影让宗像彻底顿住了脚步。他伸手彻底推开那扇坏掉的门,门沿上扑簇簇地落灰。


凤圣悟立在四周落满灰尘的房间中,手将圣经按在胸前,脸带微笑地弯身行礼。


宗像轻蔑地嗤笑,“你这信的是新约还是旧约?”


“统共就是一本书,都是因我而写的,都很不错。”凤圣悟体面地颔首,看上去十分谦虚。


“那与你有什么关系啊?撒旦,你不过是个被审判的配角。”宗像轻笑着说。


“个人觉得被审判比起被拯救好上那么一点吧。”凤圣悟叹道,“身在局中比外面那些不知道何去何从,只能通过我们窥探事实一二的人好多了不是?”


宗像眼神变冷,“难怪周防尊恨不得杀了你。”


“【incolore】与你们的血脉纠缠不清,我不意外。”凤圣悟笑答,宽容地摇摇头,“你知道的,周防尊已经杀过我一次了,但我不恨他,在我眼中与他对比的值太庞大,而他太渺小了。”


“那么看来伊佐那社的老同学和那位小朋友已经平安回去了。”宗像越发的平静,无悲无喜,从神情上看不出任何情绪。


凤圣悟点点头表示同意,丝毫不掩饰自己对宗像礼司的企图。“别不甘心,你本来就是被献祭给我的。”


“你害死了伊佐那社。”


“能不能不提这笔旧账了?你已经在周防尊身上清算过一次了吧?”


“我跟他是两清了,跟你有什么关系?阁下脑子里的逻辑没顺好来跟我谈什么谈?”


凤圣悟同情地看他,“你不该被困在格局这么小的世界里,为这些雪花般的爱恨情仇耽误一生。”


宗像亦同情地说道:“永生不过是被诅咒的生命和时间,你创造了自己,却没发现自己不过是个伪神。”


“不,不不,万物归尘,沧海一粟,我成为时间本身能窥视世间所有真理。因为你,我会变得完整,伪神的意识和伪神的身体本应合二为一,”既然宗像已经摊开来说,凤圣悟也不在绕圈子,“你我会成为真正的神。”


“我来只是确认我的身体是什么构成。”宗像对他狂妄的意图没有任何评价,看他就像看个死人。【incolore】的意识在凤圣悟的身体里十分强大,他几乎接触不到凤圣悟本尊的人格。“你还有什么遗言?”


凤圣悟终于露出了生气的表情,“【incolore】是支配德累斯顿石板的意识,而你,宗像礼司是黄金一族及青族专门贡献给石板来锁困甚至谋杀我的容器,会走路的德累斯顿石板,你觉得我操纵不了你?”


“很遗憾,”宗像按着胸膛,“我这里已经满员了。”


凤圣悟眯眼,似乎想用视线将宗像礼司活活剖开,看到深处。“你这……哦对,你救了周防尊,你在他身上拿走了什么?”


宗像脸上的冷笑消失了,一丝恍然动摇了他冰封的心神,然后涌上心头的苦涩伴随着暖意而来,淌出一汪温柔的泉水。“以前我认为那是我给不了他的东西,现在看来是我的保命符。”


好啊,宗像让青阁前往阻止周防尊继续跟夜刀神接触,周防尊只是个人类的身体,人类的大脑,但他又是宗像此生见过的最聪明的男人,要是他通过夜刀神想起什么来,祂的意识和庞大的历史信息足以挤爆烧坏周防尊的大脑。宗像在脑中默念,老天在上,为了你自己,忘记我吧,周防尊,关于我的一丝一毫都不能想起来。

 

Please forget me, for your own

 

凤圣悟眯着眼,他清晰地看见了宗像礼司在脑海中不断徘徊的这行字。“没想到啊,我必须要杀了周防尊才能得到你。”他因失策露出懊悔表情。


“没想到啊,我必须要杀了周防尊才能得到你。”凤圣悟因失策露出懊悔表情。


不妙!


宗像拨剑剖开了凤圣悟的胸膛,但在那之前凤圣悟已经断气了。没来得及!


祂舍弃了这个身躯,为的是迫不及待要去杀周防尊。用什么杀?怎么杀?谁去杀?


2016-07-17  /  45热度

评论(13)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