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五幸·共同笑骂

*cp十幸

*无脑撒糖

 

 

那是个戴着礼帽的绅士,如今的西西里已经很少有男人会这样穿戴。美国激进前卫的娱乐风气扫过巴勒莫,大街小巷总有挣脱了传统的人。

 

按着帽沿的男人穿越街道,走进一幢老旧公寓。进屋以后,将他帽子与西装外套搭在离门最近的沙发椅——他要随时准备好离开。脱下外衣后,马甲勒紧的性感腰线给人一种启示,他能在子弹的轨道旁从容走过。

 

“宗像?”墙壁上的泛黄海报被冒出来的乱发脑袋挡住,那个男人躺在百叶窗削剪成横条的阳光中,声音似装着铁砂的金属罐所摇出来的,老远他就闻到特属于宗像的铁腥气,否则不敲门就进来的闲人很有可能变尸体。

 

绅士看不惯这个自我慰藉后裤链都没完全拉上去的男人,更不喜他周边萦绕的颓靡和凋零的气息。可他今天受令而来,没法绕道。

 

“周防。”

 

宗像走近沙发床,抬起手上沉甸甸的金属,让枪管抵在周防的眉心。他喜欢这个玩笑,即使对方不以为意。

 

“教父病倒了,”宗像说道,周防为之挑眉,假如教父如山倾倒,宗像不会有闲心拿枪管对着自己,事情大概问题不大,但教父无法置之不理。周防对宗像努努嘴,在宗像拿枪托敲晕自己之前坏笑着举起双手表示无辜。“教父的女儿自杀未遂,老威尔教唆一个男人欺骗了无辜的小姐。”

 

对方成功了,瓜分了他们教父女儿所掌握的家族利益,害死了不少人。

 

“然后呢?”周防懒懒地发问,他的危险过于外露,不像家族里一些剔透聪明的人。比如宗像,被冷静与优雅化妆过的残暴与邪恶,助他白日里友善正面,黑夜里化身恶魔。

 

不过,宗像比起他们那个喜欢看锡拉库萨传统棍术的教父,还差了些。他们的教父在嘈杂的菜市场讲话,大概没有人敢听不见。所以,即使教父态度再温和,也是个混蛋,生下的儿子女儿,跟随他的教子们通通都混蛋。混蛋的教父与家族保持了如今的平衡,所以才受人尊敬与爱戴。如今,重视家族的混蛋们要找欺负家族的人算账去。

 

教父不能让人挑战他的威严,不然他们所处的世间得乱。周防翻身爬起来,宗像用他进浴间的一点时间将枪械与衣柜深处的西服准备好。

 

周防双眼闪光地戴上肩背式枪套,双眼无神地罩上束手缚脚的西外套。他随着宗像的脚步到任何地方去染红双手,反正宗像永远有着最缜密的计谋,不需要他操除了战斗以外的心。

 

 

 

是夜,老威尔儿子名下的一处宅邸。

 

屋子里闲聊吃水果的两人看着好几辆车缓缓停在花园前,那群思维蛀了虫的家伙大概碰了毒,这不奇怪,老威尔喜欢那买卖,只不过老家伙不知道晓不晓得自己子侄不听管束也沾染那些玩意。

 

那个勾引教父女儿一面风流相的米迦被老威尔的侄子搂在怀里啃嘴。周防站在血泊中吹了声口哨,“原来那货还是个双性恋。”

 

宗像拭擦着染血的餐刀,不满地轻皱眉头,“我没收到那样的情报,看他们情态,大概搂着条狗也是可以啃起来的。”

 

周防在黑暗中耸耸肩,踢开缠在皮鞋上的肠脏,大咧咧地躺进昂贵的兽脚沙发中享用香橙。

 

于是醉生梦死的米迦和老威尔的侄子走进客厅,带着痴笑拍亮电灯的时候,一见满屋血腥与沙发上几乎要睡着的周防,瞬间愣成石像。

 

老威尔的侄子一边往外逃,一边发出尖锐的呼叫,而罪魁米迦被周防抬手一枪穿脑毙命,他扣动扳机的指尖还挂着果皮。

 

“别偷懒啊,宗像……”周防含着香橙说话,鲜甜的果汁溢出嘴角。

 

“能轮到你来对我说教?”宗像听见那个年轻威尔的护卫正踏着凌乱的脚步往里冲。

 

周防蹬腿带翻沙发,第一个持枪闯入的家伙身上居然有稀罕的防弹衣,他的射击点无法百分百爆头,第一枪瞄了心脏只将人撞得失去平衡,补的第二枪射中了大腿。幸好周防的搭档是个补刀好手,只是骄傲的宗像不想再浪费子弹,给那人当胸一脚,让那家伙摔坏了一张榉木椅撞到墙上再落下,碎裂的尖木头捅穿了那个倒霉家伙的肛门。

 

“哈!”角落里的周防心情很好地笑道,“屁股裂成八瓣。”

 

“说话不要太夸张。”宗像依旧在门边守株待兔,周防已经从掩体闪出,突击在前。

 

他们的欢声笑语让进攻的护卫感到一阵不寒而栗,每次眨眼或转身的瞬间,便会有同伴失去灵魂导致肉体掉落地板的闷声传出。

 

玻璃碎裂的声音点缀着枪声,周防还嫌太安静,宗像也只有这种时候不会对他的亢奋过于苛刻地数落。

 

最后,仅余年轻威尔被逼到离门一尺的窗下角落。他卷缩着身体,软掉的双腿无力地蹬踩,也只是让他如抖动的纸片般贴在墙根。

 

宗像整了整衣领,一身贵气地走到他跟前。落后两步的周防先送出了子弹,但因为刚才混战不小心挨了宗像一脚,腕骨还在麻痛,没有表演出一枪毙命。他对可怜的年轻威尔耸耸肩以示同情。

 

宗像用皮鞋鞋尖蹭着年轻威尔流淌出的血液,在地板上画出了恶魔的数字666,他用食指跟拇指调整眼镜的位置,平静地说道,“对我们家族的女儿出手,实在不是男人的行径。去祈祷的时候,就不怕上帝不再疏忽你们吗?”

 

周防说:“让那杂种快点。”

 

宗像说:“这人渣很努力在出血了。”

 

“我还想吃两个橙,这里没有了。”

 

“这个时间点外面也没得买。”

 

“去金的果园偷摘两个呗。”

 

“你让我跟你去做贼?”

 

“那混蛋上次喝酒敢摸老子屁股,我摘他两个果怎么了?虽然我已经揍碎了他的颧骨。”

 

“……”

 

“宗像?”

 

“多摘几个,天亮前我要放火烧了他那几亩果树。”

 

周防哈哈地笑出声,宗像一边发出哼笑,一边替死者合上双眼。他们视线划过对方,两道生死边缘带着黑雾的目光拼成了虚无的十字架。

 

 

fin

2016-09-13  /  69热度

评论(8)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