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七幸·相看无须答

*cp十幸

*无脑撒糖

 

 

绕月飞行的月桂女神号,她的前身是绕月探测器,在月球基地建成后,为支援月能氦-3的开采工作,磁能飞船内配备一个航天员与精密的系统,系统连接地球主机记录绕月飞行的每一天。

 

周防尊在准点响起的蜂鸣声中醒来,抹了一把脸确认时间,接收物资的日子将近,这让他无意识地勾起嘴角,素日感情欠奉的双眼中透出笑意。

 

运转正常的系统向他报告月桂女神号一如往日的常规状态,然后询问他用早饭的时间,并提醒他有一封来自近地轨道空间站α-ek的电邮来信,请他注意查收。

 

近地轨道空间站α-ek,作为地球卫星与绕月飞行船月桂女神号中转供给站的存在,它必然与月桂女色号时常保持着通讯。那里也只有一位航天员。

 

周防在冰冷的系统音中挑了挑眉,似在无聊的长期任务中寻到一丝乐趣。

 

他捧着那人专门给他搞来的薄荷茶翘腿坐到控制台前的座位上,声控命令系统调出邮件。

 

>早安,周防。知会你。你回复总部的退任转职调查,我已经合并自己那份文件传回总部了。

 

他跟空间站那家伙同届同批上了宇宙,到年纪了总部就会给他们返回地球后的转职选择。给周防的方案大体上二选一,要不到总部的宇航学院训练基地当教师,要不到太空模拟训练基地当教练。当初收到总部建议时,他就跟人抱怨过,他身上到底哪根骨头看上去有在讲坛上为人师表的潜质。

 

眼下,他更有兴趣知道对方的选择,特别在自己的选择被对方提前知晓下的不公平境地。

 

>我不是你,忍得下心将小孩唬得一愣一愣。

 

宗像礼司在例行检查数据的时候听到系统收到邮件的提示。他不紧不慢,按部就班地完成一千次,每一次都不出错的日常任务。

 

他回控制台的时候绕道储物间,在冷藏柜取了冰冻牛奶,在等待解冻的时候,一边欣赏即时屏幕窗中的地球,一边回复周防的电邮。

 

>我就知道阁下多动症末期,没得治。你选择留在总部模拟训练基地就职,而我在学院出任讲师,既然都在附近,阁下有兴趣跟我合租房子吗?

 

周防烦闷地敲着键盘处理月球基地传来的数据,顺手点开突然跳出的电邮,险些将打了大半天的数据档案永久删除掉。

 

吓人。

 

周防指尖有些发僵,他懒得分辨那些兴奋得让人头皮发麻的情绪。他站起身缓了缓,手臂用力推了一把椅背,向月桂女神号的储藏室飘去。

 

>吓得我午饭多吃一颗芥末卤蛋,宗像。

 

>>你最好答应我,不然下次物资供给就没有芥末和辣椒了。

 

>你凭什么光明正大威胁我?你知道我们的通讯总部都会监控么?

 

>>那是自然,总部刚来通讯说值班监控向总负责人打报告了,回传总责正与前任总责商量送什么新婚礼物。

 

>给老子等等,地球总部听着,I'm not gay……

 

宗像运指如飞,利用总部闲置的监控频道给周防隔着太空点播了一首《I'm not gay》。

 

月桂女神号即时听见了音乐,周防顿时觉得整个船舱都在滑稽他。

 

>月桂女神号系统自动回复:宇航员刚才哭着离开控制台。

 

>老子没哭!那是芥末后劲上来了!

 

>>你有权力和自由说不。周防,我等待你的回复。

 

周防喝完了薄荷茶,年轻时候的烟瘾一直如幽灵般跟上太空缠绕他身边。他现在特别想来一根,他离开控制台,飘在舰桥区域,舒展韧性极佳的健美身体,无聊地追着自己的脚丫上下打滚。

 

 

近地轨道空间站α-ek绕着地球打转,月桂女神号绕着月球打转,月球绕着地球打转。月桂女神号行至月球背面,近地轨道空间站α-ek也许与月桂女神号的轨迹交叉在月球正面。一年只有一次,近地轨道空间站α-ek会与月桂女神号贴近彼此。

 

那天通常是宗像将地球总部送上来的物资船舱原封不动地交接给月桂女神号。

 

出于公事任务,宗像再度联系上周防。

 

>呼叫月桂女神号,请准备好计算交接距离,近地轨道空间站α-ek将对物资船舱手动计算操控。

 

物资船舱燃料不足以抵抗地球引力,假如交接失败,物资船舱便会成为无用的太空垃圾,被引力甩出去。每年宗像都会确认精细,以免发生任何状况。

 

周防每次都很配合,除了这次。

 

>13.14米。

 

>更正,3.14米。

 

>>请确认正确数据。

 

>确认,3.14米。

 

>>距离太接近了,空间站α-ek申请总部批示。

 

>>周防,怎么回事?

 

>打算给月桂加点动力而已,不会发生碰撞的。

 

>>我以为你清楚知道我们所处的地方有多少未知的危险,我们不是地球上两台汽车的司机。

 

>一切在数据掌握之中,这是你所信奉的真实。怎么?没有信心?

 

>>空间站α-ek系统提示:总部回复,作为返航预演,批准执行。

 

>>尽胡来,太任性了。

 

>回见。

 

 

 

月桂女神号与空间站α-ek一年一会,这次前所未有的接近。物资船舱顺利接合月桂女神号。宗像打开空间站外层舱门,隔着太空玻璃看过去。不出所料,周防亦在对面看着他。

 

太空玻璃倒映着今天的地球,大气层无云,清晰看见地上的人间灯火,周防的身影遮挡了一半美景,似在他半边身体长出了半个地球。

 

周防嚣张地比划他们之间3.14米的距离,笑得张牙舞爪。宗像傲慢地抬头,无视他的得意。

 

周防眼神一亮,大概是看见太空玻璃中宗像与月亮的叠影之后,还有万千星辰的宇宙在无限延伸。神秘的深黑之中,细碎星尘洒在宗像礼司的身上,眼中,心底。

 

面对无数问题,他们会有无数不一致的答案,更有明知不一致而不答的默契。但那刻短暂的交会,宇宙浩渺,他们就那样愚蠢地彼此沉静对视,满心喜悦。

 

 

 

fin

 

 
*本来想欢庆中秋,写出来感觉是七夕

2016-09-15  /  63热度

评论(5)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