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礼尊】亲儿子大战私生子

*脑洞说它要出来要出来

*慎雷



威兹曼靠站在藤椅椅背,跟椅子上的国常路大觉说着话,彼此都是几十年老友,说起话来开门见山毫无压力。


“今天好容易你两个儿子都在,又是你自个儿大寿,做什么说这些不吉利的话。”威兹曼转着手上的橡木叶子,浅淡的植物香气让这个连头发尖都是西欧轮廓的美男子发自内心地叹息。


国常路一改在人前的严肃态度,调皮地挑起眉头:“正是我的好日子,刚好办件大事。”


“立遗嘱算什么大事?”威兹曼不满地嘟嚷。


“这是私人律师该有的态度吗?能不能好好干活,专业素质哪儿去了?”国常路道。


“就是没想着这么早给你定下那玩意。”威兹曼露出了传说中有钱任性的表情。


轮身家他是比不上富可敌国的国常路,但比起白手起家钱权天下的国常路,他才是含着金钥匙出生,名副其实的富二代。


“你知道我派人捉了多久才把尊那小子弄回来吗?”国常路不无头疼地说道。


“哦哦,那礼司又怎么说?”威兹曼想起那一板一眼的孩子就感到有趣。宗像礼司那人,就是天塌下来,没事我顶;原子弹爆炸了,没事我挡;世界要末日了,没事我拯救,那种遇到天崩地裂都波澜不惊的小人精。数他年岁,不过二十出头就魄力逆天。本该是庞大家业的唯一继承人,十几年准备好一肩挑起家族事业,结果天降一个老哥,说是自个儿爹的私生子。


那人当时是什么表情?


威兹曼好奇得肝痛,可惜他没长透视眼,不能穿越葱郁的藤蔓和树林看见酒会上精彩的对峙。


穿着皮夹克和洗白牛仔裤的男人与酒会格格不入,散漫不羁的气息让他成为酒会最受瞩目的人。他看见酒会主人从别墅楼梯下来,上前抬手打了个招呼。


“喂,老弟。”周防尊说道。


“酒会禁烟。”宗像礼司斩钉截铁地回道。


与周防尊相比,宗像礼司自然是世上最工整的十四行诗,连指甲尖都是得体二字的代言人。


“切,”周防尊嚣张地又吸了一口,漱口似的含着烟雾,视觉效果明显地吞下去,“这么久没见就这句话,我想出去你叫那些人让开。”


“虽然我也想你立刻马上从父亲生日宴会上消失,但很可惜父亲就在林中,不能让他出来后看不见你。”宗像礼司不无遗憾地背着手说道,有意无意间挡着酒会众人向周防尊投来的各种目光。


周防尊原本盯着地面研究的视线调了上来,对上宗像礼司迷人的双眼,“你今天吃错药?居然能忍受我站在你面前超过十秒钟……”


“已经竭尽所能,你不要不识好歹。”


“我是你哥臭小子。”


“对的,无名无分的长兄,你刚那就叫不识好歹。”


“可惜你的好皮相,你知道歧视的嘴脸会把自己的不自信全部出卖吗?”


“哦?真是奇闻,你的意思是我觉得自己不如你?”


“得了,我知道你的世界穷乏得只剩下钱和权。”周防尊充满同情地瞄他一眼。


宗像礼司侧过头,或者说他眼中一开始就没装进过周防尊。“我本没有自命不凡,但也总比游手好闲的无业者优秀那么一点吧。”


“啊,真恶心。”周防尊用舌头顶着上颚来压抑自己反胃的感觉。


“万没想到老天要如此考验于我。”宗像礼司喃喃。


视线相撞,交错而过。


若无其事地望着彼此背后的远方。


背德的荆棘在疯长,对方的目光是最烈性的春药,相遇太晚亲情的花苗未开便先行枯萎。那么剩下了什么?


花败成泥,腐软而甜糜的泥,恬不知耻地滋养一旦吞下便万劫不复的禁果。


-fin-


2015-01-18  /  78热度

评论(3)
热度(78)